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道剑BG】卖梦郎

宁可居无竹:

长安城外有个常年喝醉酒的姑娘。


有人说,那是西湖藏剑山庄出来的小姐。


也有人说,那是从纯阳宫里下凡的仙子。


那姑娘听后笑了笑,仍背着三把剑,拎着一壶酒,坐到城外的小河旁。


早没了昔日气派与骄矜,只有一副烂醉如泥的模样。


她在等一个人,一个卖梦人。


相传只有进入迷仙引的人,才有缘得见。


时月上中天,热闹的长安城陷入宁静。


一身白衣的鬼魅踏月而至。


喝醉酒的姑娘伸出手去,堪堪触到那鬼魅之时,猛地收回:“你这影子,我一打便要碎了。”


鬼魅不言,只盯着她看。


姑娘苦笑着着喝完手中的酒,酩酊大醉,再听不见鬼魅的那一声叹息。


这是她在长安城外的第三个年头。


她离开了自小生长的西湖,放弃了家中的荣华,只为了等那卖梦的货郎,等着做一场再见故人的梦。


她仰起头,将一壶烈酒尽数灌入口中,只待一梦。三年的时光,她已练就一口便可饮尽一壶酒的绝活。


叮鈴鈴——!


耳畔响起了走街串巷时常常听到的铃声,那是卖货郎常用的招揽手段。


年轻的货郎带着斗笠,遮住一张脸:“卖梦喽!”


醉酒的姑娘爬起来,虽因酒醉而站立不稳,却也踉跄着扑向货郎:“你……”


货郎抬了下手,却又立刻变回了笼着手的样子:“两万金,半个时辰。”


姑娘皱了皱眉:“那么贵?”


货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对于藏剑山庄的小姐来说,这算不得什么吧?”


姑娘笑道:“昔日来装作卖梦郎的骗子都不曾开你这样的高价。”


货郎侧了侧身:“姑娘既嫌价高便算了。”


“不,我愿意……”


她来醒来时,眼前是熟悉的西湖。


往日夜晚常见的鬼魅,在天光下变成了白衣胜雪、风度翩翩的道长,眸中映着西湖,仍是一副清冷模样。


“叶小姐,久违了。”


姑娘爬起来,伸手去抓道长的衣角,如雪白衣立刻便多了几个黑指印:“那货郎果然没有骗我。”


道长笑问:“何处的货郎?”


“卖梦的货郎,花了我两万金。”叶小姐坐正身体,拉着道长的手要他坐下来:“既然是在梦中,你便抱抱我吧!”


道长皱了皱眉,似是有几分不愿。


叶小姐借梦撒泼:“梦中你都不肯抱抱我吗!”


“抱。”道长张开手臂,将叶小姐揽入怀中,不过片刻,便已湿了大片衣袖。


叶小姐吸着鼻涕,偏过头去蹭道长的脸:“要亲亲。”


道长低低地叹了口气,侧脸去亲她。


“这两万金!值了!”


叶小姐靠在道长怀里,摸着才被亲吻过的脸颊,欣喜若狂。


道长轻轻抚着叶小姐的发:“叶小姐,当日一战以后,你便一直带着贫道的剑?”


叶小姐气的去掐梦中人的手:“除了剑,我还能拿什么?你连根骨头都不剩!我倒想天天把你头骨带着!”


道长吸了口冷气,正要说话,叶小姐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不如现在把你的头砍下来给我!反正是在梦中,你片刻便可长个新的出来!”


望着叶小姐手中轻剑,道长大惊失色:“砍掉了就再长不出了!”


“为什么?这不是梦吗?”叶小姐摇摇晃晃,手中剑锋芒毕露。


道长步步后退,叶小姐步步紧逼。


“宝宝,那卖梦人是我师弟假扮的,三年前我身受重伤被师弟带回纯阳,近日才治好醒来。”对面的人手中剑渐渐落下,“一醒了我就来找你了。”


叶小姐没问为什么要装作卖梦郎骗她,那在此刻并不重要:“那我的钱呢?为什么骗我那么多钱?”


“那是卖身钱。”道长拿过二小姐手中的剑,将她拉回怀中,“两万金买江湖中第一等俊俏的纯阳弟子,叶小姐不亏。”


叶小姐气呼呼地回抱住他:“从今以后,你便要在我叶家当牛做马,偿还我那两万金。”


“好。”


我想遇到一个卖梦的货郎,买一个关于你的梦。

评论

热度(20)

  1. GhostKs宁可居无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