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男神x你】愿赌服输

高明的熊:

〖丐帮x你〗


↣日常小甜饼


↣ 终于跳出原来那个青梅竹马内销坑了


     


     “小二,打壶酒,”你急忙取下别在腰间的酒葫芦,自顾拍落身上的霜雪。“客官,您还要原来的酒?”小二拿着葫芦笑道。你在心里估摸了钱袋中的钱,回笑:“对,原来的桃花醉就行。”由于他的爱喝酒你早是这里的常客,小二将沉甸甸的酒葫芦递来,你数够钱结了账走出门。
        只是出了门迎面的寒风凛冽,让刚温暖的你冷不防打了个寒噤,飘雪洋洋洒洒的铺满这尘世,暮色的天幕昏昏沉沉的却也是给这景色抹上朦胧。




       “我回来了。”你看着庭院中树下的石桌上的棋盘不知什么时候被收走,熟悉的人影也不在。便径直推开房门,暖炉令房间充斥着令人舒畅的暖意。你向卧榻走去看见他阖着眼,身子略有掉下塌的可能,一手搭在自己的腹部,另一只手垂下,身上还是你走之前的衣物,没有搭着保暖的薄毯。


    “这么大的人,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轻轻地把酒壶放在八仙桌上,摇了摇头,从床上拿来白色绒面薄毯轻搭在他身上,蹲下凝望着他的睡颜。那个从不清歌慢语的少年,总是那么恣意快哉,让你心神摇曳,你目光柔和的看着他。黑密的发,饱满的额,英气的剑眉,那双总是含笑的双眼和那总会说出拨撩到让你面红耳赤的话的薄唇。“让我出去打酒,自己倒是睡得香甜。”喃喃自语的你有些无奈,眼里也有着浓浓的心疼。




     半个时辰前,你半是拉着昨夜不知何时从长安赶回的他陪你下棋,由于和隔壁学堂的老先生对弈总是时输时赢,你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想他总是整日插科打诨,和隔壁学堂的小孩子玩成语接龙。你本来还想为他放放水。


 
      然而……“你,你,你是不是在给我放水”  边和他下棋边聊近日的生活,玩了几局五五开的结果让你感觉有些怪异,你终于察觉到什么。“哎呀呀,我不在这几天媳妇你居然变聪明了一点。”他修长的手指伴随话音弹了一下你的额头,调笑的话让你涨红了脸。“你居然嘲笑我,让你看看我的真实实力。”你又羞又愤,他黑亮的眸中闪过某种意味不明的光,“那……我们要不然打个赌。”此刻理智未回归的你自然是一口应允。“什么赌?”“最简单实在的,输的人要满足赢的人三个心愿。”他晃晃脑袋,雪花零散的落在他肩上,开始下雪了。


     “长安再好,适合我的酒却也没有。”一连轻松赢你三局的他看着渐大的落雪,半晌,淡淡的一句话触动你的心弦。是酒,也是你。


          践行为他打酒的赌约,待到归来看着熟睡的他,你有些愧疚。他昨夜怕打扰到你也是只身一人睡在卧榻,你知道自己一早看见他的喜悦和忍不住向他倾诉自己近日的情况的热切。“但他也需要休息” 你暗暗的自责,静静地凝望着他出神,鬼使神差你轻啄了一下他的唇,然后像受惊的兔子,自己跳开了。



        “媳妇,你干嘛不看我?”睡足的他带你进行饭后雪中漫步,虽是晚上,但大雪自天倾泻倒是让街上的人多了些。他歪着头认真的看你,“哪……哪有?”  你对于自己下午盯着他出神并做了从未主动过的行为有些害羞,毕竟是女孩子。


        本是他兴致高昂的带着你闲逛,为你买板栗糕后,看着你和那位温文儒雅男子交谈甚欢,他胸膛似乎有团火,而心头有丝酸涩。“喂喂,媳妇你看天色已晚,还这么冷,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将你的披风紧了紧,顺势把你揽往怀里,然后依旧是以往的漫不经心的语气:“这位公子,我们先失陪了。”  似乎看出你的不愿,侧身倾向你的耳边:“第二个心愿。” 你为他这种有些幼稚而浪费的行为感到无奈,这么没有营养的心愿,真像个小孩子。



         “那是我小叔叔。”洗漱完毕的你也爬上床,戳戳有些烦躁而背对你的他,看他仍盘坐坐着不转过来,你还是有些心虚  “我最喜欢的是你。”你从后面环住他的脖颈,埋入他松软的发间蹭蹭。


        他一只臂将你捞入怀中,四目相对,唇上温热的触感让你一愣,然后你依攀着他的肩膀予以回应,他的舌品尝你的芬芳,直至你有些呼吸不畅,他才不舍的放开你,“我很想你,喜欢你为我打酒,喜欢你偷吻我的惊慌失措……”  “你……你装睡!”,你的脸如火烧 ,他的额轻抵住你的额,揽着你的腰,眸光流转,轻笑:“我的第三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在我身边,陪我暮雪白头,希望你的眼里和心里只有我啊。” 这个心愿怎么可能让人拒绝。


    


     江湖话就别扯了,劝你弃暗投我。

评论

热度(43)

  1. GhostKs丛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