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楚留香乙女】世界上的睡姿千千万

❤️❤️

今天的幽言泡到方思明了吗:

世界上的睡姿千千万,你又属于哪一种呢?


老年人激情更新,希望小天使们给个面子QAQ


OOC撞梗属于我,帅气属于他们,雷者慎入!


我会告诉你们这几种睡姿我以前都有过吗?


以及


如果我明天科三过了,除了加更三篇之外,在这篇文的评论里抽一个小天使送点小礼物什么的吧,重复评论或者是我回复的都不算哦~


以及有问题想匿名问我的话可以戳言言的小秘密


————分割线————


Ver. 楚留香


楚留香看着你,叹了今日第三口气。


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但同居也是最近的事,彼时楚留香轻摇折扇,一脸正经地告诉你希望你从华山搬下来同他一起住的时候,你是想拒绝的。


“华山湿冷,你自先前受伤之后身子要好好调养,搬下来住自然是最好的。”


“可是我住了那么多年,都觉得还好啊。”


“既然小友不愿意,那只有楚某搬去华山了。”


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喜欢叫你小友,这是仅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称呼,在某些特殊时刻,他也喜欢这般叫你。


“诶诶诶???”你脑补了一下他去华山与你同吃同住的场面,觉得太美丽了简直难以想象,于是赶忙制止他假意收拾行装的手,红着脸应允。


见你答应,楚留香眼角笑意更深,而你在答应的当天晚上便入住了他的房间,至于为什么会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你也很懵。


头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同床共枕,你难免紧张,导致过了你平日入睡的时间很久之后,你也没能入眠。


楚留香许是看出了你很紧张,探过身来在你额头落下一吻,轻声道:“睡吧,晚安。”


你心里的焦虑缓解了一点,夜深之后精神疲乏,慢慢地睡了过去。


但是你的睡姿……


手臂自然交叠于小腹处,俨然一副正正经经睡觉的样子,跟楚留香想象中的相去甚远。


他本以为就算不在他怀里,你至少应该侧向他这边睡。


轻叹一声,楚留香伸手想把你搂过来,却发现你在他怀里侧躺着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又回到最开始的睡姿,甚至和他之间的距离还增加了些许。


你一夜好眠,楚留香却是一夜未睡。


“唉……”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声叹息。


你疑惑地望过去,却看见他有几分哀怨的眼神。


“不知夫人晚上是否乐意同楚某尝试尝试新的睡觉姿势?”


 


Ver. 方思明


你初为正派子弟,后期却选择入了暗影行当,月黑风高夜杀人的事干了不少,所以自愿退了门派,选择做一个逍遥江湖的杀手。


你和方思明认识是在你尚在门派的时候,万圣阁少主和初入江湖的小萌新之间身后的情谊在世人之间流传甚广,但谁都不知道你和方思明早已两情相悦,月下醉酒互诉衷肠之后,你们也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现在的你想起当初的自己,还是会淡淡一笑,觉得自己当时太青涩,哪像现在,手上沾满了鲜血。


入了暗影行当之后,你自然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想杀你的仇家数目也与日俱增,甚至有时你半夜惊醒,迎面便是闪着寒光的利刃。


方思明知道之后,提出让你住到他那里,你也没拒绝,毕竟他的住所有人暗中保护,至少能让你晚上好好睡个觉。


方思明平日事务繁多,有时会直接宿在万圣阁那边,所以一月之中有一大半也是你自己一个人睡。


而你在征得他的同意之后,光明正大入了他的宅,占了他的床。


但你突然发现他最近回来的次数增加了好几倍,几乎是夜夜回来拥你入眠,问他原因,他也不说,只说怕你晚上做噩梦,你笑了笑,不语。


方思明看着你低头喝茶的模样,又想起他前些日子偶然回来时看见的你睡觉的模样。


你屈起腿双手环抱住膝盖,整个身体蜷成弓形,而你怀里,还有一件属于他的黑色外袍,因为姿势的原因衣服自然是被蹂躏得皱皱巴巴的,但他浑然不在意,只看着你状若保护自己的睡姿,念起下属曾告诉他这样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心思一动,便褪了外衣脱鞋上床,正面将你搂进怀里,手轻抚着你的后背,似在安抚,而感受到他温度的你,紧皱的眉终是松了几分。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放你一人过夜。


 


Ver. 蔡居诚


刚入江湖的你在偶然一次误入点香阁之后,便再也没去过除了蔡居诚以外的其他人的房间。


在你自封的“漫漫追夫路”不知走了多久以后,你借酒壮胆拉着他衣袖哭着说不要再喜欢他了,蔡居诚眉头一皱,把你拉进怀里吻了上去。


自此,你跑点香阁跑的越发勤快了。


又一次,你半夜溜进他房间,眨巴眨巴眼睛说,你和师兄下山办事,客栈只有一间空房……诸如此类一长串话之后,终于问出了你能不能在他这里住一晚上的最终目的。


蔡居诚面露不快,这般漏洞百出的谎话估计连小孩子也骗不住,就在他想开口拒绝的时候,你已经熟练脱了鞋钻进最里面,只露出个头在外面,跟他说:“我就占一点点位置,不会挤到你的。”


努力把扔你出去的心思压下,蔡居诚收拾好之后,也躺进了被子,只不过你们一个在床边上,一个在最里头。


此时尚是初春,夜间还是有点冷,而蔡居诚就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他打个哆嗦,起身关好被吹开的窗子,再折回床边时,发现你把整床被子都卷到了你睡的小角落里面。


蔡居诚费力把被子扯过来,再度躺下,没到半刻便发现他身上的锦被又一点点被你卷了过去。


为了保证自己不用一晚上都在扯被子里度过,以及不想第二天早起得了风寒,他往床里挪了挪,在做了番思想斗争之后,伸手把你抱进了怀里。


第二天早上从他怀里醒来的你表示计划通。


 


Ver. 胡铁花


胡铁花从来没想过素来文雅的你为何睡姿会那般……让人一言难尽。


他总算是明白了在成亲以前你不愿意和他同床共枕的原因。


不知道第几次挡住你挥过来的拳头之后,胡铁花忧伤地叹了口气。


是的,你睡觉的时候,贼不老实,究竟有多不老实,可能用拳打脚踢来形容也不为过。


若不是胡铁花功夫好,可能你早就“谋杀亲夫”了。


犹记新婚夜刚过的第二天晚上,胡铁花并不知道你睡觉的习惯,毫无防备之下被你一脚踹下了床,差点扭着腰,而他自地上爬起来之后,揉着被你踹的地方一脸惊讶地看着睡得正熟的你,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而,那夜,你的表现也没让他失望。


一早起来,当他顶着被你打出来的熊猫眼跟你哭诉的时候,你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提议要不要用绳子把你捆起来。


胡铁花摇摇头,说绳子勒得疼他也心疼,于是相处了另一个你问了他不告诉你的方法。


再一次抓住你挥过来的拳头和踢过来的腿,胡铁花抓住你的手腕,抬腿压住你的脚踝,就着这个姿势把你整个人锁进怀里,而后一夜安眠。


至于早上因为这个样子起的反应,也自然得由你承担了。


 


Ver. 萧疏寒


你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和萧疏寒睡在一张床上,你半夜被噩梦惊醒,抱着枕头跑到他的房门口,却发现房内仍有烛光,显然他还没睡。


你咬咬牙给自己壮胆子,屈起手指敲了敲门,里面的人似是没料到这个点还会有人来访,而在他看清站在门外仅着中衣的你时,眼底的惊讶更深一分。


“何事?”


“我做了噩梦……今晚能宿在掌门这里吗?”


说出口后你才发现自己的要求有多荒谬,你喜欢萧疏寒的事全武当皆知,所以他近几天会有意无意避开你,此番你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认为你别有意图。


但可能是你脸上惊魂未定的表情太过真实,萧疏寒看了你半晌,测了测身子,放你进了房间。


你乖乖躺在床的一侧,看他取下发冠,长发披落,背影在烛光中更显颀长,你半张脸埋进被子,默默红了脸颊。


萧疏寒向来不在意男女之事,先前避开只是为了让你早日放弃,但今晚你受了惊,他作为长辈安抚一下也无妨。


但他没想到,白日同他说一句话都要脸红的你,晚上睡觉的时候竟如此粘人。


起初你睡熟了,习惯性往他那处靠,然后侧过身子,一只手搭上他的腰。


萧疏寒皱皱眉,拂开你的手,稍微拉远了你们之间的距离,闭目入睡。


但没过多久,你又跟着挪过来,这次却不是抱住他的腰,而是改为搂住他的胳膊,甚至还把脸埋在他中衣上蹭了蹭。


他无奈,又不能弄醒你,只能拿开你的手。


他也不记得那晚拂开了多少次你的手,最后又到底是因为什么妥协了呢?


可能是因为你也发现身侧的热源有点抗拒自己,却还是抱着想黏上去的习性。


许是最后你选择牵住他的手,小指在他掌心划过,带来轻微的痒意。


而这一下,让他万年不知情爱的心,有了一瞬的颤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