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网三】当他吃醋 (喵炮秀咩策)

口不?棋洛:

#复建


#乙女向


#成男x你


#秀秀=秀爷!


#shi一样的排版


#短小慎入慎入慎入!!
































明教


你正陪亲友做着任务,他隐身潜行悄声跟着你,暗地里不知帮你解决了多少埋伏的杀手。

你正纳闷怎会如此顺利。

一个出神没注意到身后危险靠近,待发觉已来不及躲闪

眼看其手中匕首要刺中心窝。

他瞬间出现手中弯刀一击毙命。

冷眼瞥了你:



“嗤,蠢。”







唐门


今儿大集,师兄带着你在集市上玩儿了一整天。

你咬着糖葫芦揣着满兜吃食回去时,他正在房中等你。

脸色阴沉闷不吭声静的可怕。


“好玩儿么?”


你“咕叽”咽下口中吃的点点头。

他面无表情盯着你。

你忍不住舔舔嘴巴偷吃,嘎嘣糖衣碎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不禁噗的一声笑着吻住你夺了口中山楂。



“嗯,挺甜。”







七秀 【你吃醋w


他说是受人之托教几个师妹练舞,欢声笑语的竟忘了你的生辰。

你赌气把自己关在屋内整日都没出去,将入夜的时候他回来找你。

“娘子?”

你抱着腿闷声:“你不去找师妹她们了么....”

“吃醋了这可是?”

你憋屈的泪珠在眼眶连连打转:

“没有....”

他轻推门进来温柔将你拉出去,夜空中满是明明烁烁的孔明灯。



“今儿可瞒得你好苦。”







纯阳


你养的花儿开的极好,乐呵着跟师弟说笑打趣。

“师弟,我今儿个做了点心,一会儿给你送去些。”

“谢谢师姐!”

你瞥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路过,便故意给师弟整整衣襟领口。

他突然折回来路过你时重重咳了两声。

“诶?姐夫可是喉疾?”

“咳。。并不。”

“医道肾不纳气也可导致疾咳,姐夫,看来你需大补。一切为了孩子。”







天策


弟兄们说他今日跟吃了火药似的,气冲冲的在武场四处拉人比试。

从十八般武艺到赤拳肉搏,从马术骑射到伙房烧菜,

大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发现后挨个训了一通,他竟有些哽咽:


“我哪点比不上他。。”


“谁?”


“昨儿给你送信的。。”


“那是我兄长!!”
























【剑网三】当他下定决心调戏你时(2)

口不?棋洛:

这次是丐丐!

改了一下..


第一个tag有!


乙女向!

成男x你

自娱自乐

排版糟糕

短小

慎入




















他竟然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进你的房间。

你在被子下面紧紧压住边缘,生怕他耍流氓掀开你的被子。


“啧,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话虽这样说着,他的指尖却搭上了你的被沿。


“我就是来问你个问题。”


你一时松懈,他一把把你连被抱起。

跃上半空,听你在他耳边不自觉的尖叫。


“咳。。。我就是想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绑定奶。”


被他念成陈述语气的疑问句,完全不考虑你能不能认真思考问题。

等你终于感觉回到了床上,

却发现窗外开的肆意如其主人一样的桃花。


身前是他不断逼近的放荡不羁的俊颜。



“管你答不答应,在我床上就是我的人了。”




【剑网三】初遇(1)

口不?棋洛:

终于拉出来了【?

尝试换个画风x
突然小学生文笔.jpg

苍爹x你

第二视角

回头还有个苍爹第一人称的
正在努力憋_(:з」∠)_

太久没玩bug多

见谅

【自娱自乐】

【毫无质量】

【含大量对话】


慎入慎入慎入




































你和他相遇的那一日,天地正逢稀雪。


——


冰冷的雪花胡乱的往脑门儿上拍。

身后的红衣教祭司侍从还在死命的追着你,天知道你已经从奚人营地已经跑到映雪湖了。

你不过就是过路的要去采个草药而已。

委屈,难过,心里苦。

等你跑到映雪湖发现一直在身后穷追不舍的红衣教已经没了踪影。这才放下警惕,拍了拍身上的雪,靠在树下小憩了起来。


“何人?”


你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似乎被拽着衣裳,像仓鼠一样被人提了起来。


你抬头看了眼面前身穿玄色铠甲的士兵。

发现他正严肃地看着你。

你有点懵。

这是啥情况?我是谁?我在哪?


“再说一遍,什么人?再不说的话可能就要拉去做苦力了。”


你心想:被拉去做苦力这还得了?!

本打算神秘一点的跟他讲“我是大夫,刚才只是遇到一些红衣教的,无碍。”

谁知道一出口就是这样:


“我我是个大夫!我是去采药的!然后红衣教的就发现我了!!她们就一直追我啊!!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是个女孩子诶!!再然后我..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你心想:被拉去做苦力这还得了?!

本打算神秘一点的跟他讲“我是大夫,刚才只是遇到一些红衣教的,无碍。”

谁知道一出口就是这样:


“我我是个大夫!我是去采药的!然后红衣教的就发现我了!!她们就一直追我啊!!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是个女孩子诶!!再然后我..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高冷神秘的形象啊!!

不知道还能不能撤回,急。


“......”


那一瞬间你突然感觉他好像被你吓到了。

委屈

你突然转过身去,露出背后的药筐。
“我真的是个大夫啊!你看你看!这是药筐!你要不信可以去天甲营(胡邹的)找我师父去问问啊!!”


“那好,跟我去天甲营。”


你看见他似乎轻笑了一下,然而下一秒笑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能是看错了吧,他笑啥啊。

你几乎迫不及待的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天甲营,来往的士兵却告诉你,沈大夫很早就去玄甲营瞧新送来的士兵的伤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你和他对视了大约有五秒钟。等一个人来化解一下这种迷一般的气氛,在线等,十万火急。

终于,你打破了沉默。

你在他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们....去玄甲营吧..?”

“也好。”


你们历尽千辛万苦(划掉)终于走到了玄甲营。

你径直走到那间最大的帐篷里,掀开门帘,就看见你的师父在给一个伤员剪开衣裳,准备包扎。

你从右边小桌上拿了绷带剪刀,走到师父面前递给了他。


等到都包扎好,你和师父终于得空可以休息一小会了。

过了会儿,师父缓缓开口:

“回来了?药采到了吗?没遇上什么敌兵吧?”

你这才把筐轻轻放下。


“我采到了,师父!哦...也就中途遇见几个红衣教侍从,幸亏我跑得快嘿嘿,要不然就被拉走了,我可毫发无损啊师父!!”

“真的?”

(╯°□°)╯︵ ┻━┻

“真的师父!”

似乎是因为看见了伤员身上残破的玄甲,你这才想起来这次过来还带着个人。于是,你转了转头,看到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你,发现你回头了的他,立马又把头看像了帐篷外。

“对了师父,这位是苍爹(?)。他他非不信我是个大夫!哎!苍爹我当然是个大夫啦!对吧师父!”


“哈哈哈哈哈哈徒弟当然是大夫啦。”

“......”

眼前的苍爹似乎有些沉默。

脸也好像有点红。


——


还没等你和师父反应,他就急急忙忙的你拉到了帐篷外。

“哎哎!你拉我干啥啊!”

你揉了揉手腕儿,被拽的有点疼,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他倒看着地上,也不知道地上有什么好看的,雪吗!?


“.....我知道了。”


??他知道啥了?


“你知道什么了啊!”

“...你是大夫..”

这人怎么跟个扭扭捏捏的小姑娘似的。

“嗯哼,这下信了吧!”

“....信了..”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士兵。还呼呲呼呲喘着气呢,就说:

“营长!!薛帅叫你去开个会!!”


他刚才还红着的脸现在立马就转为严肃。

“收到。”

这是你第一次好好的听他的声音,浑厚低沉而又充满活力。

像是拨开乌云迷雾终于见到了明媚灿烂的光芒。





【剑网三】花哥x你 当他下定决心调戏你时

等一个芥川川:

_(┐「ε:)_文笔渣的一批
自己yy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萌..萌新








短小
shi一般的排版慎点









你偶感风寒,去他那里问一贴药方。


他却招呼了师弟替他坐诊,扔下一干患者担心的凑了过来。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流露言表的担心和自然而然的亲昵让万花谷众弟子和前来求医问诊的病患投过来揶揄的眼神。


你恨不得扭头跑掉。


他刚刚诊脉的手却一把扣住你的手腕。


“还好,没什么问题,一会我把药煎好了给你送过去。”

“不,不用麻烦,我过来拿就好。”

“不麻烦,我就正好回家给你带回去了。”

他笑着拉过你的手十指相扣握住,令你挣脱不得。


“还是你在这里等我一会,一起回去?”


他的一番话令众人露出“哦~”的眼神。


暧昧非常。


“师兄你可以先带嫂子回去,今天不忙,嫂子的药我给您熬好了送去。”


带班他的师弟也开始起哄。


你还来不及反驳,他却应了声好。


便揽住你往他家里走去。










“喂,你带我去哪里啊!?”


“我刚刚不说了么,一起回家。”

【剑网三】你不妨爱上一个苍云

等一个芥川川:

苍爹x你

【躺



努力在弄好排版!!




























铁盾长刀,

他一身黑衣在风雪中那样孤寂和冷漠。

雁门关外,

他伸出那双带茧的手邀你去那映月湖畔。

他的鬓角沾了雪,

刀刻一般的面容上浮现一个淡淡的笑。

原来似他一般木讷的人也能笑的如此好看。
你悄悄地想。

却不知他长居塞外早已忘却风花雪月为何物,

只能笨拙却用心地向你示好。

他拿来厚厚的裘裳披在你的肩上,

用尽量放轻的声音给你讲述他军旅的故事。

他说:硝烟混沌,江山沉浮之时,我愿许你一世长安。

你看不见他在战场之上,
冲杀于敌阵之中的模样。

他手中利刃染血,目光中杀意盎然。

他仰头长啸,满腔热血只为了这如画的大唐江山。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铁血之人,

只要脑海里浮现出你的笑颜,坚毅的眼神便会柔和下来。


仿佛正在遥望烟柳长堤,水墨江南。



他的笑,他的温柔,他的命,



全部予你一人。



你不妨试着爱上一个苍云。

【剑网三】病娇鬼畜向!(2)

等一个芥川川:

短小



二少x你




bg向





排版依旧迷慎点!!





















他又来了。







一身明黄璀璨,



一根金色发带将如瀑青丝高高束起。



他眉眼含笑的走向在角落瑟缩的你。



从腰间摸出一把金色钥匙。




“咔哒”




他一下打开了你所在的金碧辉煌的牢笼大门。



看见你颤抖的样子他有些担忧地走到你身边蹲下。





眼中溢满爱意与痴狂。





他附身亲昵的蹭蹭你额头。



抚摸着你脚边的金色锁链,




喃喃道:








“亲爱的,你喜欢这个鸟笼吗?”

【剑网三】病娇鬼畜向!(1)

等一个芥川川:

bg!




军爷x你



排版有点迷慎点




短小!














他不顾你眼神中难掩的惊恐,


垂眸依旧认真仔细的,


用缰绳把你绑在柱子上。


你只感觉手腕火辣辣的疼,


渐渐的麻木无知。


他抬眼,小心翼翼捧着你的脸。


望着你的棕色的瞳孔中满是柔情,


仿若你们初遇之时,温柔的让人害怕。




“你在害怕什么?”




他俯首锁住你的唇,


大手绕过柱子拿起他平日擦得纤尘不染的长枪,


意味深长的用利刃划过你白皙的双腿。




“再去见他,我就杀了你。”

【男你】手机app

君家公子:

*手机应用是叫app……吧?
*许久不见的更新
*莫名脑洞
*话说如果我写全职会有人看吗
*渣文笔,ooc,逻辑死
――――――――――


〖万花〗
  一款充满了医学气息的手机app。明明标签是健康养生,偏偏软件名字叫活人不医。
  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中二病犯了的医学生做的不靠谱软件(×)
  版面以紫色与黑色为主调,漏出了几分低调奢华,花纹花边繁复错杂,想描摹也无从下手,逼死了一众不描摹会死星人(×)
  分为几个板面,手机诊断板面会发出温柔的男声,苏的想要原地爆炸。判断病情一看一个准,深得天下医术之真传。
  最在意的还是房中术的版面,白日开车限制级大片(划掉)黄文,在一个十分显眼的地方还有一个“自动上门”键。
  我……
                          ――《当按下那个键后,整个人生翻     天覆地》《夫人若是想看,为夫现场教你如何?》《拒绝白日宣淫,从我做起:)》







〖藏剑〗
  理财app,名字起的十分个性,单纯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骚货鸡不一样:
  “西湖王霸有钱叽”
  简称王霸叽。
  外表看上去十分钱多无脑,内里看上去十分财大气粗,整个板面金光闪闪,闪烁着财富的光芒,刺瞎了穷鬼的双眼。曾一度被刺激的想删掉软件应用,却不知怎的删不了。
  怕是买通了手机商。: )
  本质却是个暖心的小天使,每次进入app,阳光开朗的男声就会响在耳侧,问好然后撒娇打滚卖萌求抱,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面板用来互动。
  有一天你心情正好,在版面里说爱你么么哒。
  手机温度突然一路狂飙。
                         ――《那天的app卡的厉害》《第二天发现自己的每张卡上多了三百万》《吓得差点报警》










〖七秀〗
  美颜app,名字简单清纯中蕴含着极大的人生哲理。
  “每天躺躺枪”
  自己下载的版本好似和官网上的不太一样。宣传图片中的面板粉粉嫩嫩,自己的版本却红的如同焰火般明媚张扬,张扬到莫名gay气(×)
  每次美颜,他都会先自动给你美颜一番,拉光磨皮技术一级棒,把图上的你疯狂向古典美一飙而去,从来不回头,导致你美颜后的图片经常被人当是Cosplay。
  顺带一提,不是你的照片就没有自动美颜功能,甚至会对男性照片开启自动丑颜功能,可以说是很任性了。
  总体而言,是个正常好用的app。
  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了一个相册。
                       ――《一张张一幕幕都是你》《每一张照片,都出现了一个红衣的男子》《抱着剑,站在角落,冲你微微浅笑。》

【男神×你】同桌一场,事别做那么绝

君家公子:

*818我那个新的同桌
*同样是同学,你对待其他同学和你的同桌的态度咋差这么远呢?
*才几个星期我就觉得我要完(=°Д°=)
*本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我就不信只有我一个的同桌如此坑爹
*渣文笔,ooc,逻辑死
☆*☆*☆*☆*☆*☆*☆*☆*☆
【藏剑】
    这个同桌贼有钱,貌似家里是在做军火生意。
    一直害怕他什么时候从柜子里取出一把AK。
    然而人很好,一种莫名的呆萌气息,时不时犯二(×)
    对人友善,时不时自掏腰包请人吃饭。
    但是!
    为什么到了我这就是我来请你吃饭?!
    饭量还!很!大!
ʃ ̂•̄ ̩̩̂͟ ̱̄ ̱̄ლლლლლლ►
    后来,老师又给你换了个同桌,而他还是那个模样,对人都很好,然后经常请人吃饭。
    有一天,午饭时间他突然冲向你,执起你的手,笑的灿烂无比:“我请你去吃个饭吧。”
    他带你来到了一家网上评分很高的餐馆,也不看菜单,几个菜名就脱口而出,你惊讶的发现全是你喜欢吃的。
    他看着你,耳垂红的滴血,声音虽小却清晰:“嗯……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当我夫人啊。”
    你鬼使神差的吐槽了一句:“你喜欢别人的方式就是把别人吃穷吗?”
    他的脸刷得一下全白了,眼中好似隐隐有泪光闪烁。他抓过了你的手,无比认真:“不是的。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我的人也是你的。”
【万花】
    文科生中的理科大佬,理科生中的文科大神。
    据说当年分文理时两边老师都争着要他。
    温文尔雅,很受女孩子欢迎。
    问题是喜欢看见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药剂,手术方法)就盯着你看,直到你毛骨悚然。然后把你的手拉过去,在上面画几个莫名其妙的符号,然后看着你神情特别认真的说:“真是可惜,不能动手实践。”
     ……喵喵喵??
    卧槽少年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ʃ ̂•̄ ̩̩̂͟ ̱̄ ̱̄ლლლლლლ►
    后来你渐渐发现他在你手上画的图案都长一个样。
    吓得你以为这其实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文字,意思是解剖诅咒(?)。
    再后来你和他渐渐地熟了起来。有一次,为了报复他在你手上写的图案,你把他在你手上画的图案画回了他的手。他看着你说不出话来,你以为你的计划成功,开心的回去上课。
    你没有发现,一向有洁癖的他一整天都带着你画上的笔迹,时不时摸着它露出傻笑,耳垂通红。
    那个图案是: أنا أحبك
【注:أنا أحبك是阿拉伯语中的“我爱你”】


【五毒】
    生物大佬,据说养过许多小动物,例如蛇呀蟾蜍呀蝎子呀。
    嗯?好像有些危险?
    莫名的召蝴蝶体质,简直是香妃再世。大夏天的,别人身边都是翁嗡嗡的蚊子声,就他一个好清纯不做作的围着各种各样的蝴蝶。
    后来他烦了,来一只拍死一只,蝴蝶的尸体全夹我书里。
    你能体会一打开书就是满屏的蝴蝶和恶心汁液的感受吗?


【长歌】
    是真的强迫症不是假的强迫症。
    道德感很高,堪称高风亮节。
    文学涵养特别高,听说从小熟读四书五经,还学会了琴棋书画,说话总是文绉绉的。
    那么这三者结合起来,会变成什么?
    就是每次你有哪里做错了,他就会看你一眼长叹一声眼神忧郁表现得忧国忧民满腹心事然后语重心长的向你文绉绉的指出你做错了什么这么做有什么后果是不可取的你应当立即改正。
    反正每次训话我只听懂了“你错了”和“你要改”两句……


【七秀】
    一直认为他是个娘娘腔。
    做了同桌之后才发现他是个可攻可受的娘娘腔。
    每次有其他同学找他借东西,他就会特别温柔可亲笑容甜美服务周到的把我的东西借出去。
    我:……???
    于是我当然是不服气的上去讲道理。
    这个时候他就攻气满点,先是用犀利无比的眼神使我心生怯意然后语如连珠地和我讲一堆大道理最后我被绕晕了回到座位上缓了一会,才蓦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你要把我的东西借出去?
ʃ ̂•̄ ̩̩̂͟ ̱̄ ̱̄ლლლლლლ►
    后来有一次,你找他借书。他正在帮老师批改作业,头也不抬的让你自己去他柜子里找。
    你打开了他的柜子,惊讶万分。
    里面一个两个全是你被他借出去的东西。

【剑三】关于技能喊话②【男神×你】

吃杏子的衍:

剑纯


  对面的奶妈站在镇山河里,美滋滋地奶起了自己,你只能干瞪眼,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并不好,此时,那穿着道袍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你的身边,他瞥了你一眼,尔后唇角微挑——你不禁气恼,难道是看不起你吗。你瞪了回去,他也只是笑了笑,然后——人剑合一,你听到他这么说:“贫道虽不能给你镇山河,但贫道保证——对面也不会有。”




霸刀


  奶生无望了——又是被墩墩墩的美好的一天呢,你一边在青竹书院翻滚一边想着,彼时,你的血线已是垂危,而丐帮技能控制你却绰绰有余,你早已做好被墩到死的准备——正是绝望之时,你面前出现了一道蓝色屏障,丐帮被隔绝在屏障另一头,你侧过头,那有着鸦青发丝的男人正向丐帮袭来,他说——“别碰她,小兔崽子。”




万花


  微山书院,说难也不难,你队里的dps大多比较小,几次音潮倾湖是避免不了的,音潮倾湖释放时,你却一时失误,扶摇跳得过早,落地时,那致命的音波正向你袭来——你落到地上,却没有丝毫的痛感,在音波接触你的前一刻,你身上环绕着一个绿圈,是【南风吐月】,你侧目,那人在半空之中,笑声温柔——“虽是花间,却也能护你周全。”




------


不,剑三中根本没有这种喊话【#笨猪】


我的眼里只有


解控已交,奶妈一刀【#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