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网三】当他吃醋 (喵炮秀咩策)

口不?棋洛:

#复建


#乙女向


#成男x你


#秀秀=秀爷!


#shi一样的排版


#短小慎入慎入慎入!!
































明教


你正陪亲友做着任务,他隐身潜行悄声跟着你,暗地里不知帮你解决了多少埋伏的杀手。

你正纳闷怎会如此顺利。

一个出神没注意到身后危险靠近,待发觉已来不及躲闪

眼看其手中匕首要刺中心窝。

他瞬间出现手中弯刀一击毙命。

冷眼瞥了你:



“嗤,蠢。”







唐门


今儿大集,师兄带着你在集市上玩儿了一整天。

你咬着糖葫芦揣着满兜吃食回去时,他正在房中等你。

脸色阴沉闷不吭声静的可怕。


“好玩儿么?”


你“咕叽”咽下口中吃的点点头。

他面无表情盯着你。

你忍不住舔舔嘴巴偷吃,嘎嘣糖衣碎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不禁噗的一声笑着吻住你夺了口中山楂。



“嗯,挺甜。”







七秀 【你吃醋w


他说是受人之托教几个师妹练舞,欢声笑语的竟忘了你的生辰。

你赌气把自己关在屋内整日都没出去,将入夜的时候他回来找你。

“娘子?”

你抱着腿闷声:“你不去找师妹她们了么....”

“吃醋了这可是?”

你憋屈的泪珠在眼眶连连打转:

“没有....”

他轻推门进来温柔将你拉出去,夜空中满是明明烁烁的孔明灯。



“今儿可瞒得你好苦。”







纯阳


你养的花儿开的极好,乐呵着跟师弟说笑打趣。

“师弟,我今儿个做了点心,一会儿给你送去些。”

“谢谢师姐!”

你瞥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路过,便故意给师弟整整衣襟领口。

他突然折回来路过你时重重咳了两声。

“诶?姐夫可是喉疾?”

“咳。。并不。”

“医道肾不纳气也可导致疾咳,姐夫,看来你需大补。一切为了孩子。”







天策


弟兄们说他今日跟吃了火药似的,气冲冲的在武场四处拉人比试。

从十八般武艺到赤拳肉搏,从马术骑射到伙房烧菜,

大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发现后挨个训了一通,他竟有些哽咽:


“我哪点比不上他。。”


“谁?”


“昨儿给你送信的。。”


“那是我兄长!!”
























#剑三# 【被推倒的成男们๑乛◡乛๑】

-妄辰執-:

#剑三# 【被推倒的成男们๑乛◡乛๑】

考完试啦!!!开始放假啦!!啊哈哈哈!!半夜爬上来皮一下就跑!!皮一下就跑!!

我不信你们没有脑补过怎么推倒他们!!!

这个以前写过两个门派的,有想看的小伙伴可以自己翻翻啊哈哈哈哈哈(´・ω・`)谢谢你们不嫌弃噗嗤



可能我写的不是你心目中的男神,但是我会努力塑造一个极力接近的“他”
很谢谢你们会点开这篇文章,并且看完还不嫌弃
给大家在这比心了❤️


-----------------------------------------------------------



明教
用锁链将他捆住,卷起的头发完美的勾勒出他的容颜,伴随着扭动,身体紧致的线条格外清晰,大漠的晚风给他带来了一丝寒意,脸上晕染上一丝红晕,他抿着嘴,沉着猫眼,深喘着气..........


纯阳
双手禁锢住他,断剑在一旁伫立,恨天高松散出他的长发,雪稀疏的落在他的身上融化,常年的锻炼使肌肉格外紧致,贴近雪地的肉体因为寒冷而抬起,脸上染着红晕,轻咬嘴角,带着愤恨,道着一句“成何体统”.........


---------------------------------------------------------------




车什么的,大家都不要急咩~(´・ω・`)

该有还是会有的....啊哈哈哈哈

幼儿园小车车~~

啊哈哈哈哈❤️

【男神x你】 居家向旅防危险必备

高明的熊:

〖明教x你〗


     >一直想撸喵哥  圆满了
    
     >没有特定梗  就是想嫖男神


     >下次想尝试毒哥/黑化


     >都是练手



            黄沙满天,缓缓能浅听风的低吟呜咽。你看向有些昏忽的远方,常年的向导经验让你有丝不安,轻皱眉:“全体休整,注意戒备”身后的队伍缓下脚步,随队的那位娇小姐苍白的脸色让你不禁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无奈。


          你做向导有些年头了,从最初充斥惶惶不安和别人的怀疑到现在大商队重金诚邀这期间的苦怕是无人能知,灌了一口囊袋中的烈酒:“天色已晚,大家清点好货物和马匹,准备生火。”看着众人送一口气的样子,你轻笑摇了摇头,较为年长的领事不解的看向你,你似看出他的疑惑:“能休息固然是好事,那也要在安全的情况下。”


           话音刚落,灵敏的你感觉有人接近,你背后正是一块岩石,你抽出腰间的剑挡住从上空而来的一击,周围被贼人包围,那位小姐害怕的尖叫起来,“各位,我们只不过是走商……”那位领事希望能用言语软化对方,只可惜,刀剑又如何能劝慰。你出剑挡住了刺向管事的匕首,“女人和财货我们要,你们的性命让阎王爷要去吧。”那群马贼并不听什么直奔你们而来,。


         看样子要苦战一场了,你默默地腹诽,当初那个小姐非要走这条道,好方便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真是个麻烦。这群马贼确然素质有序,领首的看出你武功不凡,与你相斗起来。你有些体力跟不上行动,渐渐落入下风,身上倒也被伤了几处。


         隐约听见几声猫叫,缠绻的像他睡在你身边时浅色的头发不经意撩着你的脸颊时心头的酥痒。


     


               这一个愣神让对方抓住机会,刺入你的肩头,你也毫不客气的狠侧踢向对方的脖颈,你的脚腕被抓,被扔摔在并非柔软细纱的沙土混合地上,猫叫更明显了。“噗”想象中的冰冷刀锋并未刺入你的身体里,你睁眼,看见对方的胸膛却透过一把弯刀,身后有飘渺白纱在昏暗的暮色中飘摇,你失血而视线模糊,看见领头倒下后身后的那人,异色双瞳浸润着千年寒冰的凛冽,俊美的面色阴沉的让你无法与平日的他联系起来。
   


          莹黄的灯火,照得房间充满温馨和平和。“不过一个月不见,就把自己伤成这样,你也真是有本事。”你忍着肩上的疼痛和心底的麻酥,浅色的发梢蹭着你敏感的脖颈,他在包扎好的肩部落下一吻,随即舔舐着你的半边外露背部,双手从腰间环住,搭在你的小腹“嗯?把自己弄伤,不知道也在伤我的心吗,狠心的丫头”。


              他在脖间狠狠的吮吸,这下肯定留了印痕了,“抱歉,这次情况是个意外,下次不会了”。你侧头在他眼角亲了一下,那双勾魂的眸子充盈着委屈,“你还想有下次?!”“不会不会……”你好声安抚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面对敌人毫不留情,但此时“你天天都只顾那些商队,都不陪我”此刻的他像只被抛弃的小奶猫,这是他惯常诱引你让你母性泛滥的套路。你对这招却永远无可奈何。


         “我看你的魅力应该会有很多小姑娘陪你吧”。你想到待他解决完那群马贼后,来驿站休憩的一路上那位小姐一路上的暗送秋波和搭话本是有些醋酸,只是他满心都是你受伤的心疼和愠怒,哪里顾得上这花花草草。


      “你明明知道我眼里只有你,这样莫不是吃醋了”。他似看出你的打趣,倒也不心虚,赤裸的情话随口而来。“那这样……我是不是应该奖励你”你巧笑的望着他,而他看着怀里朝思暮念的人儿,异色的双瞳泛起流光,“最大的奖励就是想要你”。你的指尖划过他的眉宇“你真是太可爱了,小猫”,你胆大的调笑他。他也不恼,随即把你压在身下:“小猫饿了,要吃小鱼干了”。


      

【男神x你】剑三明教分手复合梗

萧却:

  我果然还是不更新,良心不安...


  其实觉得这篇写的真的特别艰难,天哪他们那么好,为什么要分手啊!!!然后这篇明教更新了的话,下一篇就是万花啦。【悄咪咪告诉你们,写的顺序是我抓阄抓出来的233】






【明教】


  两个人一起看的风景,和一个人看的,一样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又是一年上元节,在和家里人吃完元宵之后,你就一个人外出了。母亲看着你出门的背影,有些担忧。父亲叹了口气,安抚着母亲,嘴里说着:让她自己想通吧。


  街上是热闹非凡的景象,到处张灯结彩,让原本熟悉的街道也变得新奇起来。在今天出门的人,大多是成群结伴的,有打情骂俏、甜甜蜜蜜的恋人,也有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而孤身一人的你,看起来与这个场景格格不入。


  想起去年的上元节,是和他一起过的。当时你的父母并不看好你们俩,所以上元节勒令你呆在家里,不许出门见他。但他借着轻功,带你翻过围墙,你们一起逛了闹市、看了花灯,还在郊外放了天灯。你第一次不听父母的话,但却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因为你的心全是和他在一起的喜悦,纯粹到极致的喜悦。


  看着你们一起放的那个深红色的天灯缓缓升起,与无数的天灯一起,点亮夜空。那个时候,你许了一个愿,不过不是向天上的神灵祈愿,而是向他。


  “下个上元节我们还一起过吧?”


  “当然,以后每一个上元节都可以一起过喔。”他笑着回答你,眼睛弯弯的。


  “真的?没有骗我?”


  “没骗你。”他顾虑到你的身高,蹲下来,握住你的手,牵引着放到自己的脸旁,轻柔的蹭蹭:“以后的日子,我都会陪着你。”


  “如果没做到的话,我就惩罚你。罚你...”你苦恼地歪歪头,想了一会儿:“罚你下辈子跟我在一起。”


  他又笑了,很郑重的点点头。手移向你的手臂,稍微用力示意你弯腰。你顺着他的意思做,然后他的唇轻轻地碰了碰你的唇,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脸上。你感觉心跳得快要爆炸,脸上快速升温,瞳孔中倒影的,全部都是他。


  就在这一瞬,城里的烟花在夜空里绽放,和天灯营造的满天星河交相辉映。


你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晚上,那是只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约定。可当现在你一个人在偌大的城中游荡的时候,你才幡然醒悟,当初那个向他许愿的自己,有多卑微。


  这辈子如果你不在我身边了,我原谅你,而且希望你过得幸福,但是下辈子,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你自嘲地笑了笑,感觉有有液体在眼眶里打转。不想在大街上丢人,你赶紧跑到了离市中心较远的小桥上。说真的,今晚的风刮在脸上有点疼,吹得有点想掉眼泪。


  因为这座小桥下的河水和市中心的主河道是联通的,所以河面上漂浮着三三两两人们放的河灯。暖橘色的光在夜里显得纤弱而温暖。


  你站在桥上,用手帕掩面呜咽。连放声大哭都不敢的你,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有最大的勇气,可是他不在了,他不要你了,你甚至不知道为什么。


  ... ...


  正哭着,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刚开始只是松松的环住,然后慢慢锁紧,把你禁锢在他的怀中。


  你一愣,就要挣开他。却听他低声道:“别动。”你委屈地放松力道,心里有一大堆的话要问他,比如他怎么在这儿、这么长时间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要我了。这些全部涌到嘴边,却只剩下了:“混蛋。”


  “恩。”


  “你不讲信用。”


  他显然知道你在说哪件事:“...没有,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你。”


  “不仅不讲信用,而且还骗人。”


  他松开你,双手抓住你的肩膀,眼睛凝视着你,认真地说:“这件事我是不会骗你的,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你。”


  “那你为什么离开我?”你更觉得委屈。


  他抿了抿嘴,才开口道:“你的父母很不喜欢我,认为我没有雄厚的家业,也没有一官半职,还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域人,是没有办法给你幸福的。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的父母是对的,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有,我无法给你我想给你的生活。”


  “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你一段时间,等我有能力了,就回来娶你。”他讲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我本来是这么想的,我坚信这是对你最好的,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我每隔半个月都会来看你,每一次见到你,你都好像瘦了,更没精神了。我发现,我的决定让你痛苦着,原本是要让你幸福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你一直沉默的听着他的解释,直到这里,才长舒一口气。然后板着脸,抬起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在他惊讶的眼神中开口:“因为啊,这种事情,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两个人的幸福,永远不可能一个人付出就可以达到,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啊。”


  “所以啊,永远、永远不要在离开我了,我真的好怕你不要我。”你说着,话音又带上了哭腔。


  他听了你的话,好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再次抱住了你,郑重地在你的额上一吻:“好,我答应你。以后的未来,一起努力吧。”


  身后烟花绽放、天灯璀璨,一如往昔。



#剑网三#男神X你#我喜欢你(二)。

是缇缇啦:

唐门。
蜀中唐门,伸个懒腰。
唐家堡,多少杀手都出于此地,只是……外人只知道唐门只接杀人之事,实际上除了杀人以外的任务,不过分的话,只要钱够,唐门也接的。
幼时,你在成都城外与爹娘走散,误入唐门的紫竹林,老太太觉得你可怜,便将你留下。又因你,对千机匣之类的好像颇感兴趣,身手又不错,就让你同唐门弟子一同训练…… 十年之后,你便是十五了,同比你大了三岁的师兄一起接任务,去做杀手。
在你眼里的师兄,虽然对外很冷漠,但是身手矫健,杀人不见血也不过如此。有的时候你还没反应过来,师兄便已将任务完成了。你十分崇拜他。但是喜欢上他还是那次你发烧时,与他一同任务,对父母关怀的模糊记忆,加之他察觉你状态不对,将手甲取下,纤细冰凉的五指附上你的额头,你却感受到一丝暖意。于是那次任务你是彻底的袖手旁观,他也是前所未有的最快速度,接着就带你去看了郎中。
那个时候可能还是依赖吧,如今已经十八的你托着腮帮回忆着过往,不禁傻笑起来。后来和他一起的种种都让你无比开心,这就是喜欢吧,你想。
你打开了一个小箱子,里面尽是这些年攒下来的钱。你数了一下,“嗯……差不多够了。” 然后你便去沐浴顺便换了身衣服,画了一个你极其满意的妆,便抱着箱子朝着师兄的屋子走去。箱子不重,可你的手却在发抖,紧张极了,因为你要对师兄说一句你想说好几年的话,不免会紧张到想要放弃。
你走到的时候,他刚好从屋子里走出来。
还是那么帅…… 你红着脸将箱子递给师兄,“师兄有人……下了,任务……”
“嗯?”他帮你将被风吹开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什么任务?”
“那人说……帮……帮我……让师兄……娶我……”说到最后你近乎没有了声音。
“帮你让师兄做什么?”师兄语气有些戏谑的意味。 “娶……我。”你说完这两个字,扭头就跑,却被师兄的子母爪抓了回来。
你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师兄将箱子还给你,你眨巴着眼睛,眼里有泪光闪烁,“师兄我知道不行了,我会转告那人的。”
“这个不是任务呀,是我的职责。”他为你擦了擦泪,把你抱进怀里,“所以这钱不能收。”
“师兄……”你紧紧地搂住他。
却听得他低语,“不过这箱子有点眼熟啊……”把你从怀里拉出来,刮了刮你的鼻梁,“多大的姑娘了,还说谎,羞不羞?嗯?”眼中全是宠溺。
丐帮。
“师妹!”他蹦跶到你面前,晃了晃手中提着的烧鸡,“师妹我请你吃鸡吧!” ?
你头都没抬的,“你怕是想吃巴掌。”
他一脸委屈的蹲在你面前,抓着你胳膊摇了摇,“我是真的想请你吃鸡啊……”
“哦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不请那秀坊的小姐姐吃。”你还在为之前他为秀坊姑娘献殷勤而把你丢在一边的事情生气,毕竟那时候因为这事,你还专门去做了套粉红衣裳,希望他能知道,你也很好看,然而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开始哈哈大笑,边笑边说:“师妹你要干嘛啊哈哈哈哈,跟个啥一样啊……”你在内心里,默道,和你喜欢的秀坊姑娘一样……
天知道你当时有多委屈,多难过,多气愤,可是这份只能藏在心里的喜欢让你强颜欢笑,笑着对他说了一个字:“滚!”而心里却隐隐作痛。
从那之后,你认清自己的地位,你知道你不算什么,就算再怎么努力,在他眼里也只是东施效颦,假若逾越了那边是打扰了人家的清闲。也再不愿意自作多情的去“偶遇”,不用想着法子的和他一组训练,不用……
而如今……
“师妹……”他轻轻的唤了你,却又沉默。
我喜欢你,我还是喜欢你,我没办法对你冷淡。你还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他认真的看着你,逐字逐句的说着,虽然始终在重复着那四个字:“我喜欢你”,却让你心头一颤。
泪水在你眼眶里打转,大概是欣喜和堆积已久的无限委屈,你刚想说什么,却有一只鸡腿塞到了你嘴里。 “别哭,吃了我的鸡腿就是我的人了。”
明教。
大漠风沙。
风好像把沙揉进眼睛里了,你哭了。
有刀子好像把他捅进你心里了,很疼,你继续哭着。
赤足踏进冰冷的水中,这里看见的月亮,很圆,很大。 曾经啊,你最喜欢这里,你回首总是看见笑着看着你的他,不太标准的汉话“你背影很好看的。”你便害羞极了,“你这样说我会害羞的,嗯……你也超帅的。”
他总是喜欢夸你,他人也很温柔,至少在你面前是的,你曾经多次以为你是被他的糖衣迷惑了,后来就算知道他并没有那么温柔,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他,你越来越搞不懂你到底在喜欢什么,可也越来越喜欢,喜欢到恐惧的地步,喜欢到他消失的那天。
他,不见了。
你想着他是隐身了,你想着他有什么事情了,你……想了很多很多。
但是都没有什么用处。你便陷入无尽的回忆里,“我特别喜欢你。”“我们都不要患得患失,未来谁都不能保证。”“你是唯一,也只有你能欺负我。”
“唉……”一个缴械,“谁?!”你挣脱之后,回首。是一个吻,一个非常轻柔的吻,想要把所有的无奈,相思都传达给你的吻。
“我好想你,我好喜欢你。”他把头埋在你肩上。
“你怎么回来了?”你推开他,眼中却是无限眷恋。
“对不起……”他吞吞吐吐。你看见他眼中有什么在闪烁,便紧紧搂住他,他颤了颤,大概是因为你没有再次拒绝他。他深吸了口气,将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讲了一遍。
轻笑着,“我知道了。”
这次他终于没有在你身后笑着看着你,而冰冷的水中多了丝暖意,明教的河水里,有情人彻夜嬉戏。


*大概可以看出来我是真的写不下去了,没脑洞了,最近也比较忙,可能暑假前不会更文了_(:з)∠)_各位抱歉啊,本来当初说过几天就能写出来的时候,唐门的已经写完了,结果写不出来了,懒癌又复发了,就……一拖拖了很久,突然想到丐帮的怎么写了,就写了一段,但后来又不会写了,到明教那里,真的……可以看出来有应付的感觉了……鞠躬,对不起!啊……最近真的是毫无脑洞……然后就这样,暑假见?
最后暗搓搓,祝自己0407生日快乐( .-. )

【剑三成男×你】就是想撩撩你

陆酒霁:

#突然间的蜜汁脑洞
#为什么要撩你?
#希望你开心(笑)


求小红心/小蓝手
求关注
爱你♥


———


 



           《就是想撩撩你》
              /陆酒霁






【明教】


某天,在你看了一篇818后,突然对他感叹道:“这漫漫江湖路,到最终究是孜然一身。”


他却摇摇头,认真地对你说:“不会呀,我会隐身的。我只是隐身了而已,不会走掉的。”一边悄咪咪地趴过来,从背后温柔地抱住你。


你忍不住笑了笑。



【七秀】(emmm就是有啦)


“不如这样吧...” 他俯下身,长发轻柔地扫过你的脖颈,在你耳边细语的声音,混着醉人的蜜甜,“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


说着便使用了蝶弄足。


你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他潇洒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眼前......



【少林】


“下雨了啊。”他取下帽子戴在你的头上,“给你挡雨用。”


“那你怎么办啊?”


他笑了:“没事的,我脑袋防水。”


一边抱起你,走进这雨帘之中。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中,你能闻到让人格外安心的檀木香,抬起头,尽是他温柔的笑意。



【天策】


呼啸的寒风夹着雪花奔涌而过,一阵马蹄声越来越近,你看到他骑着战马的身影也越来越近。


他一下马便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人忘记寒冷、忘记雪,甚至忘记还在冬天,只是满面都是春花的芬芳。


他低下头,笑着在你唇边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我回来了。”

朋友,吸兔吗

云槿舒:

中秋吸兔
1.天策
头上两条趴着的兔耳朵,白白的,看起来就柔软的触感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摸一摸,天策抬头,瞪你,语气很凶:“不准摸!”动作却没有阻止的意思。


2.万花
头上的兔耳朵还有尾巴让医者颇为困扰,再加上变小了,他本来想做的事都做不了,但他瞧见你对他的这般模样移不开眼,没再天天盯着隔壁的青年犯花痴,唇悄悄弯起。


3.纯阳
道长伸出手摸摸你的脸。
“这么想独占贫道?”


4.藏剑
虽然成了兔子也依旧可以到处走……你有些失落的拎着袋子,藏剑回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走近你,跳上你的肩膀,亲吻你的脸颊。
“想抱着小爷去吗?”


5.唐门
“变小就接不了任务,你得负责。”


6.五毒
召不出灵蛇,也摆弄不了鼎,五毒自暴自弃的蹲墙角。
你本来想安慰他顺便吃豆腐……他忽然钻进你怀里,你正酝酿措词,声音飘进你耳朵里:“难道只有双修才能解除这个?”


7.明教
“喵~”
喵主子试图告诉你他是猫……给他弄兔耳朵是什么意思!剧本不对好吗!


以上是吐槽。
明教抬眸,衣衫半煺,眼神迷离:“今天,随你处置。”


8.丐帮
丐帮还想有情缘?????


9.苍云
“真伤脑筋,本来可以提盾保护你的,今天要依赖你保护我了。”苍云坐在你手掌心上,由着你对他戳来戳去。


10.长歌
沉迷读书!沉迷读书!……你挫败的扯他的兔耳朵,然而并没有卵用。
“把我变成兔子就是为了这样?”
他看你对他上下其手就是不做该做的,忍无可忍说:“手放在下巴边。”
“什——唔!”


end
不带秀爷大师和霸刀玩。
by云槿舒2017.10.6

【男神x你】当你偷窥被发现时④(剑三)

一碗甜酒酿:

齐了齐了凑齐十三门派召唤神龙(⁎⁍̴̛ᴗ⁍̴̛⁎)





【五毒】
你在门外逗搅基蛇玩,却频繁瞟屋内那人。他就躺在那,也不知道是沉睡还是假寐,不过身段是真的好,古铜色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肌肉。你盯了许久才移开眼,开始胡思乱想不知手感如何。正想得入神,突然感觉到他附在你耳边,用极暧昧的声音说道,要不要脱光给你看个够?





【天策】
你每次去找他的时候都因为惧怕他身边的那头小狼而不敢靠近,索性就远远地看几眼。这天你午睡刚醒就看到他站在你床头,“我把越泽交给师姐照顾了”,说着伸手揉你的头发,“以后你就不用躲那么远了。”





【少林】
你天天去寺庙里看他扫地撞钟整理藏书,都是无趣的事情你却觉得很有意思,被他撞见了就谎称来上香,他每次也只是朝你施个礼。这天你照例去看他,却被他的师弟拦了下来,师兄去流云寺了,他让我转告姑娘,若为进香,不必日日来,若为别的,姑娘还是另寻良人吧。





【秀爷】
你今天被一群地鼠门喽啰追得可狼狈,正要找他哭一哭却看到他正和茶馆老板娘有说有笑,你有点委屈却不愿意走过去。赵云睿眼尖瞧见了你,道了声恭喜。你一头雾水,听到他解释,你整天莽莽撞撞的,我就转修云裳了,以后你就有绑定风袖啦。





【明教】
你从他师妹那里学了一招暗沉弥散,以防万一,还借了一身破军衣服。此刻你正喜滋滋地蹲在他旁边看他吃小鱼干,还时不时自夸一下,然而他脸色不太好。
“脑子坏了吗?”咦他在说谁?“你以为戴了小红帽就能隐身了吗?”








本来以为会拖到国庆前结果今天就一下子写完了
提前祝各位国庆快乐~(•ૢ⚈͒⌄⚈͒•ૢ)

【剑三all你】听说我上♂过的号都爱我·章柒

苍耳化龙:


※小黑屋默默黑化的角色x你


※请自由带入AFK或者小号狂魔的你


※文笔有限,请多包涵


【明教·陆琰】


光明顶上永远焚烧着熊熊圣火,辉映着皎洁月色,陆琰的记忆中,明教总坛似乎从未出现过无边夜色。


身为一个刺客,却活在永昼。陆琰偶尔也会觉得高高在上的明尊抑或圣火不过是用来哄骗世人的噱头罢了。


从始至终,明教刺客心中,都有一个从未动摇的执念。


抑或说是……欲望?


爱欲如劫火,焚尽此身枯骨。


明教所信奉的圣火太过缥缈,唯有这尘世间的欢愉让他无可自拔。


陆琰垂首亲吻你的脚背。


湿热的触感迤逦而上,深深深深的,在雪白的肌肤上绽开一片玫瑰色。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陆琰单膝跪地,仰起头深深望了你一眼。


“我的欲念之火,我的信仰之源……”金发异眸的刺客臣服在你脚边,神色渴求,“请……赐予我尘世之乐。”


你不动声色地俯视着陆琰,视线仿若实质般从他深刻俊美的五官流连到他胸口露出的那一小截蜜色坚实的肌肤。


注意到对方眼底的神色愈加深暗,视线交织时空气里的性张力几乎能让人嗅见所谓的荷尔蒙气息,你从喉间溢出一阵轻笑,神色轻曼垂下眼,挑起了陆琰的下颌。


——用你的趾尖。


陆琰就着你的力道顺从地放倒了身子,金灿灿的长发从兜帽中散落出来,同色的睫毛垂下来,态度配合得近乎温驯。


脚尖顺着胸口滑进了衣襟,你轻而易举地将这件洁白的刺客长袍弄得半挂半解,蜂蜜色的肌肤躺在价值千金的波斯织毯上,无端的撩人心弦。


右足摩挲过明教坚实的胸口,紧窄的腰腹,你看了眼姿态自若得仿佛一只在自己面前摊开了身子求撸毛摸肚子的大猫,忽的展颜一笑。


“嘶……”快感和疼痛让这只大喵忍不住弓起了背,那一刻好像连猫耳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你恶质地再次动了动右脚踝,连续的摩擦让沉睡的器官迅速兴奋了起来,你甚至能隔着薄薄一层织物感受到它的热度和脉动。


“拜托……”大猫湿漉漉的蓝绿双瞳盯着你,明明身上一片狼藉,身下更是燃起了欲火,陆琰的神色却仍旧是坦荡到近乎无辜的。


你屈下膝,刚好跪坐在他的腿间,双手捧起西域人线条深邃的面容,你低下头含住了他的嘴唇。


出乎意料的,外表冷峻强势的陆琰从头至尾都温顺地服从着你的步调,甚至没尝试过争夺主动权。


你离开他的唇,贴近了对方,紧紧凝视着那两汪异色的湖泊。


明亮如火焰,鲜活而热切。


不愧是光明之子啊。


你忽的就失去了兴致,从陆琰身上干脆利落地撤走。



你入剑三这个坑的时候刚好赶上他们所说的80年代最后的黄金时期。


彼时最强势的门派仍是新出的唐门,你闲来无事也曾创建过一个唐门小号,感觉却是平平。于你来说,这个唐门最主要的用处就是给你的主号提供材料和资金。


唐无心会那般恨你,亦不是没有缘由的。


想到唐门最后在你面前流露出几乎是无措的神色,你却无法像当初一样,从中品尝到报复的快感了。


那……陆琰呢?你举头望向绘满了斑斓壁画的高耸穹顶,画中金发异眸的明尊面无表情地垂眸注视着你,神色似是悲悯。


他是陪伴着你度过了整个日月明尊时期的角色,甚至是元笙之后你最喜爱的一个。


但你终究还是抛弃了陆琰,将他永远留在明教的大漠黄沙里,而你甚至不会知道他某一天就突然意识到,冷月寂寂,圣火昭昭,他等的那个人是真的再不返回了。



你在等待。


等着陆琰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或者等着……哈,可能吗?


有时候看着你眉目宛然,神色却淡漠,陆琰会觉得你像极了光明顶四处可见的明尊画像。


一样的若即若离,一样的令自己的信徒神魂颠倒。


“我啊……只是希望,至少在我还能看见你的时间里,让你更开心一点。”


这明教的教义,普天的神明,我都不管,我只要你,要你喜,要你乐,要你无憾,要你满足.


明尊高高在上又仿佛包容万物冷眼中,明教刺客托起你的脚踝,侧头轻轻印下一吻。


吾之信仰,从来不假。


——明教篇·焚我此身 end——


女主:不管如何,我们还是朋友吧?【说着拉上了拉链】


撩而不上的女主,可怜了不上不下的老司机喵哥【x】


下篇【五毒篇·一晌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