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三】长歌篇

👍👍

陌上花开不为君:

文笔不好
脑洞出来的文
and,固定你活在剑三世界
以上


剑网三.『长歌篇』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点翠了沉寂了一个冬季的山,你收了伞在茶铺里要了一壶热气腾腾的茶,只是蹙眉看着外面的雨景,路人看了直道是哪家的姑娘偷跑出来,生的这般精细,双眸带着二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愁思,唇角时常挂着温文的三分笑意,其实,你只是迷路了而已……





     你一手拿了茶杯,另一只手再度拿出了之前收到的师门传信,“今得知汝安好,汝师心尚能安,今事有紧急,望汝尽快归门”,你离开长歌二年有余,原是一直传信回门,中间出了些事,月余过去才发现你师父已经找你找的快疯了,无奈之余赶忙回了信件,这才有了现在的情况。





     没办法,自幼你无论修习相知还是功课,都是先生口中的好学生,只一样,你的迷路本事,也是整个长歌门里无人能及的。你望着外面的雨帘绵密,一边偷偷控诉师父的考虑不到,一边思考是不是该去找张地图。你尚在发呆,突然感觉到小小的茶馆里一阵骚动,你单手托腮抬头,看到一面带三分笑意身着长歌校服的男子背着琴进来,你抬头间正对上他春风化雨的目光,只见那笑意更深了些,直至到你桌前,那人也不甚客气的坐下,开口道,“师姐。”






     你:“???”许是你的表情太过疑惑,那人再次道,“是师父派了我来寻师姐,”温雅的声音隐隐透着笑,“师父说,依着师姐的认路能力,能到扬州就算好了,所以让我来寻师姐。”你眨眨眼睛,歪了歪头,道,“好吧,看来师父还记得我不认路,那么,师弟~什么时候走呢?”






     他微微一愣,随即笑道,“现下雨势不小,我看这天气不像一时半刻能停下的样子,不若今日先休息一番,明日再上路,师姐觉得如何?”你眼神落在他腰间玉佩上,心下思量一番,却是笑道,“好啊,不过师姐稍后还要去看个人,师弟可要一起?”他施礼道,“愿随师姐前往。”






     你正想撑伞出去,却感到头顶一暗,回头看到他撑了伞遮住你,你歪头笑笑,道,“师弟可是比师父贴心多了,这般,走吧。”他笑了笑,并未说什么。一路上雨声淅沥,你逗他道,“师弟这般相貌,就没有小师妹喜欢吗?”他挑了挑眉,道,“不甚注意,想来即便是有,若不是心中人,怎么能做意中人。”你笑道,“看来师弟倒是个痴情的。”你话音未落,听到草丛一阵响动,你凝神看过去,却看到几点白色漏出来,你赶忙小跑过去,他看你这般,跟了上去,你悄悄探过去看,只看到一只黑色的小兔子躺在那里,右腿上露出几分血色,一只大白兔子守在旁边,耳朵不时的动动,你从草丛后走出,蹲下身对上警惕的大白兔子,轻声哄道,“我帮它看一下好不好?”





     他过来的时候,正对上你哄兔子,雨势虽不大,却已然湿了你的发梢,裙角也沾了几点泥土,他笑意不减,将伞微倾,遮住了落向你的雨水,你好容易哄着大白兔子让你给小黑兔子看伤,也未觉时辰变化,包扎好小黑兔子的伤,你有些无奈的看着大白兔子,“它的伤不能在外面了,那个,你愿不愿意跟我们走啊?”





     又是废了半晌的时间才说服了大白兔子,你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小黑兔和大白兔放进随身带的医药箱里,看着大白兔警惕的眼神,心里一阵好笑,忍不住戳了戳大白兔的耳朵,这才笑着抬头对上了他玩味的笑,你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斜了很久的伞正了过去。






     又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你和他才到了地方,几间小小的茅草屋映入眼帘,一个身着单薄麻衣的姑娘站在门口,你故意忽视他带了疑问的目光,迎了上去。你还未走近那姑娘,姑娘已经看到了你,远远的向你招手,走的近了,才看出这姑娘长相清秀,那姑娘急急的拉着你,“姐姐,我娘她……”话未说完,你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温柔道,“无碍的,我就是看着天气有些变化,所以来看看大娘,我这就去熬药,小芩,你先把这个哥哥带去换身衣服吧。”那姑娘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位俊俏的公子,脸红了红,将你们让进屋里。






      你冲他摆摆手,道,“我去看看,你跟着小芩去换身衣服先,害你淋了半晌的雨,我又没有你合适的衣服,唔,若是发热了倒是可以给你瞧瞧。”他笑出声,道,“那师弟就,等着师姐给看了?”说罢深深看了你一眼,跟着姑娘去了别处,你将放了兔子的医药箱放在室内,拿了随身带好的药包去了后厨。






     熬药需得看着火,不可太大,伤了药性,亦不可过小,使得药性散发不出来,你蹲在小炉子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看着雾气在眼前袅袅升起,突然觉得有点冷,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腿,心里还打趣着想,“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般诗意的时候,缺个美人……






     你兀自出神,直至肩上一沉,你下意识去摸,却摸到一支温暖的手,抬头去看,他也愣了一愣,随即挑眉笑了笑,也跟着蹲了下来,你偏头看他,一身粗布麻衣也掩不住的文雅气息,他身上似乎还带了一股悠悠檀香,你慢悠悠开口道,“师弟倒是俊俏,麻衣也挡不住翩翩佳公子的气质。”他的声音还带着笑,“师姐这算夸奖吗?”你眼睛不离药罐,随意“嗯”了声,又听他道,“那师姐可喜欢?”一阵暖气在你耳边一荡,你声音平静道,“不敢不敢,若是喜欢上偷心的盗圣,那在下岂非连渣都不剩了?”听你一语道破他身份,他只是挑了挑眉,仍是笑道,“咦?师姐当真聪明,只是,师姐又是如何看出我?”药快煎好了,你站起身,拿了布巾揭开盖子,一室药香,声音带了几分不正经道,“啊,师弟这般聪慧,不若自己猜猜?”说罢,还俏皮的眨了眨眼。






     你施施然拿了药出去,身后还跟着一个犹在微笑的他,给大娘喂了药又说了会话,偏头正看见小芩红着脸跟他说话,他正半偏了身,你只看到他脸上莫测的三分笑意,心知那三分笑意并未入心,低头自嘲的笑笑,扶着大娘睡了这才出门。





    你斜靠的门口轻咳一声,小芩红了脸看着你,你笑道,“大娘的病很快就能好了,药包我都已经调好了,每天一副,我要去外面采药,小芩你跟我师弟随便聊聊就行。”你的那声师弟咬的格外重,话音刚落,他转身笑道,“即是为了师姐来的,自然师姐去哪我是要跟着的。”你挑眉道,“师弟随意。”






     你背了一只小药篓,拎着一个其貌不扬的药铲就出了门,他一直未曾说话,正如你乖巧的师弟,一路上无话,只有轻轻脚步声,你突然开口道,“盗圣这般跟着我,是有什么病?”话音刚落你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却听他轻轻一笑,“师姐可真是伤师弟的心,不过,师姐说的倒是对的,在下确实有一故人身患一病,望姑娘前去一看。”你伸了伸懒腰,道,“既是盗圣故人,便当一看,只是在下治病只看心情,何时去,何时看,都无定期,阁下就没有找别人去看吗?”他笑道,“在下试过,最后觉得,还是姑娘去一次最为合适。”






     你摆摆手道,“好吧,如果今日运气好挖到了我想的草药就给你去看,如何?”“好。”你打了个哈欠,也不说什么草药,就开始漫无目的地瞎走,偶尔会蹲下去拿着药铲戳戳挖挖,半晌下来,药篓里只有了了几株草药,你正想换个方向继续,就听到背后他温雅的声音响起,“姑娘,你看可是这个。”你慢吞吞的转身,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株开了几朵白花的草药,花朵承星状,花蕊处勾出几丝红蕊,你道,“那病人,我会去看,明天,只一天。”






     第二天清晨,你给小黑兔看了看伤口,在大白兔的注视下淡定的换药,然后,又戳了戳大白兔,在大白兔冷漠的眼神下淡定的收回手,整理好药箱,出门就看到一身白衣的他,换下了长歌门校服,少了几分文雅,多了几分潇洒之意,你挑了挑眉,正想说什么,就听到小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你只是转身笑着看他,果不其然,小芩脸红着将一个东西递给他,意外的是,他只是笑着说了什么,就见小芩红着的脸白了几分,最后似乎看了你一眼,你心下奇怪,直到你被他拉着走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你眨了眨眼,看了看他的手,手指修长,白衣掩映下,手掌越发白皙,牵着你的掌心却是温热,你感觉药箱里的兔子似乎一动,你微微一动,正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牢牢抓住,你挑了挑眉,不甚在意,单手打开了药箱,原来是小黑兔醒了,你将布袋里新买的樱桃放了几颗进去,再度把药箱合上,这次却记得漏了一点缝隙,你这边乐呵呵的喂兔子,却没有看到他转头看你的目光,似是要将你刻在眸子里。






     不过几刻钟,他将你带到一处栽满了桃树的地方,中间木屋都带了桃花的几分旖旎,你进了屋子,一位老人正在把脉,床上躺了一人,看手腕的纤细,该是女子,你悠悠把药箱打开,看了看还在探头的小黑兔子和安静的过分的大白兔子,伸手点了点黑兔子,果然,大白兔子顿时警觉的看你,你无奈笑笑,这才把药箱放下。






     他自进来后就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手冷冷的看着床上的人,老人把脉后也只是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你,你笑眯眯的走近了床,这才看清,床上躺了一女子,极美,有弱风扶柳之态,只是,这姿态下却暗含了另一副场面,你自袖子探出一根银线,轻轻搭上女子手腕,闭眼沉思片刻,收了银线,转身行至桌边,从随身携带的小瓷瓶拿了一颗药丸扔给他,只说了两个字,“心病。”






     说罢带了药箱出门,站在桃树下思考这病症,积郁与心,且自己服毒,而且,看这女子模样,该是与他有关,你抬手接了一片花瓣,你看着掌心花瓣,猜测到,大概是爱恨情仇吧,又或者是话本里说的什么爱而不得之类吧。思即此,你突然笑出声。一道带了笑意的声音响起,“在想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你不语,只是戏谑的看他,他无奈的笑着靠在树上,开口又是笑意,“师姐果真聪慧,要听故事吗?”你抱手道,“我可没有酒,只有药酒。”他收了二分笑意,“正如师姐猜的那样,爱而不得,所以……”你点头接上,“对自己下毒。”他点头,又道,“本就没有情,这样折腾,即便是恩人,恩也该还够了。”你突然调皮道,“哎呀,师弟果真艳福不浅。”他挑了挑眉,“等哪天我闲了,就拜到长歌去,做你师弟可好?”你佯作回礼道,“好啊,我长歌恭迎。”






     从扬州到长歌三日的路程你生生走了七四,急的你师父又是一阵飞鸽传书,鸽子看见你的时候,眼里都是带了泪的,一天三次的传信,你好容易回了长歌,又被师父拉去训了一通,自然是以你的胜利结束,今天的师父也没有训过弟子呢。






     你换回了长歌校服,收了心思,仍是那个文雅的师姐,小黑兔子和大白兔子自你放在长歌就天天四处蹦哒,今天又不知跑去了哪,你收着新买的樱桃一路寻,一路上也有不少弟子唤你师姐,至于他,你只是笑笑。




     待你回了住处,一个修长的身影驻足在青松下,脚边小黑兔和大白兔不时抬头,你的脚步一顿,那人转身,仍是温雅的笑意,道,“师姐。”






     江湖很大,但我只要你,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想要的。








     后来,有人遇见盗圣,问他,这辈子盗过最珍贵的是什么,英俊潇洒的盗圣笑道,“白首一心人。”据说,长歌门一师姐成亲的时候,她的师父跟新郎足足打了三天三夜,新郎才一身酒意的回去,也不知那位师姐的师父说过什么,新郎总想着带着长歌的师姐往外跑。
















大概就是……洒不完的狗血?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 )

评论

热度(23)

  1. GhostKs陌上花开不为君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