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男神x你】知晓

高明的熊:

〖五毒x你〗


↣有私设


↣毒哥x侠盗女主



        黑暗中,被布条蒙住后听觉越发敏锐,“嘶嘶”的声音在房间里此起彼伏,此刻浑身无力的你不免有些后悔今早上没把那个算命的给揍一顿。


      “姑娘,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不易出门啊!”贼眉鼠眼的老头拿着白底黑字的幡,双眼滴溜溜的把你打量一番。“看姑娘你孤身一人,较面生……哎,姑娘……”你一言不发擦身而过,刚接下一单,现在时间对你来说可价值千金。


        你坐在屋梁上等着屋内的人退尽。这是新搬进城来的一家富人,钱财外露的让许多毛贼眼馋。而吸引你雇主的便是他家从苗疆带回的“续命蛊”,价值千金不等的圣物。


       等你轻声落地刚踏几步,一股凛冽从后而来,你随即与来人厮打,来者下手狠辣,一挑短剑,与你腕间的银光相摩擦。


           那人注意到那只造型奇艺的银镯,便停下进攻之势。“等一下。”你渐落下风,那男子反先主动停战。
昏暗的房内烛火被挑起,你定睛看清来人。这是个极美的男子,这可能有些奇怪,但却只能用美来形容较为合适。


          刚打完却并不疲倦,只是懒懒的笑着打量你。扫过你腕间的双头蛇银镯,眼神闪过一丝暗芒。“传说中助人为乐劫富济贫的侠盗?”


            助人为乐……?这家伙的成语真是不敢让人恭维,“怎么也做起为人卖命的活儿?”这人虽然一副散懒的样子却给你一种无形的压迫,“和阁下好像也没什么关系。”这话你着实说的有些心虚。


       你正像只小野狼一样故作凶狠的瞪着他,他也不觉得威胁,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你这副模样。


       屋外有人正朝此处而来,这个男人武功高强也难以逃脱,今日怕不是要将侠盗之名夭折于此?


        而他仿佛看破你的窘况,“出来和友人相聚,又来觅一壶好酒,却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他笑起来,眼中像是有着你曾看过的夏夜星河。这个要命的男人!头脑昏沉让你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接下来?接下来,等你睁开眼便感觉自己被束缚起来了。空气中的潮湿,房间里的细碎动物声,头晕眩目的不适让你感觉自己怕是陷入更大的麻烦中。


         等到你恢复些力气时,听见那个含笑声音:“你饿不饿?”真是废话,你有气无力的腹诽,眼上的布条被挑开,这才看清楚身边的光景。


         屋里的摆置清雅,只是坐在床边的人支着下巴歪头看你,他的脚边却有一条蛇,只是这蛇倒奇特,天生两头。


         这蛇与你的银镯倒很相似,你脊背发麻的想着。“想吃什么都可以和我说啊,不过在这里可不比中原,不要到处乱跑。”他不正经笑着强调最后半句,“等等……你说,这里不是中原?”你倒是抓住了关键,弄清处境。


      “你已经昏迷了十天,我也没想到那新药的药效那么强,抱歉抱歉。”眼中却无半分歉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


      你终不是等闲人,几次三番想离开苗寨,却每每要不是遇见一些蛇蝎毒虫,就是被寨子里的漂亮小姐姐又给勾回来了,在你穿过树林时,总会有她们看见你,又借着一个人不安全的由头带你绕圈绕回寨中。


       那厮也就每天躺在屋檐上,遥遥的看着你认命的走回来,蛇身绕在手臂上,右手轻抚蛇头,“她怎么还是那么傻那么天真?”眼里你的身影倒映其间。


      “所以你这样天天软禁我是什么意思?”自由惯了的你终于有一天提出不满,“你早就该问了,”正喂着爱宠的他抬着头望向你。蛇蝎美人,蛇蝎美人,你在心里默念。“我想和你交配啊!”你吓得连退几步,“喂……你……” 他看着你小脸涨红,心里有种情绪像是抑制不住一般。
“那按照你们中原人就是,想和你成亲,”这下你到是怂了,提起轻功就落荒而逃。他倒是有将视线落在蛇上,心里却想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你,“还想喂养你一辈子啊,小家伙。”


      “他喜欢什么……”你弄着手里浅紫的小花,虽然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拐跑了,但他确实待你极好。会为你学做菜,每天都会送你一把明艳的花,前几日几位他的师姐将你带去量尺码,还论着凤冠霞帔好看还是自己的银饰嫁衣好看。


       这家伙的“狼子野心”其实日月可鉴。只不过把自己当成囚徒的你却画地为牢。


      在你没有明确表明自己态度前,他却将你送回。“本来是想听师姐们的话慢慢日久生情,但把你放在身边,我怕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折断你的羽翼,会让你失去自由快乐”他摸摸你的头,“镯子要带好,虽然有些丑……等你想好,做好决定。”


       你看着他的紫衣消失,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带着失落。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直横的从你的世界出现又消失。你自由惯了,确然不喜欢做别人的金丝雀,未来是什么样的,明天睡醒了便知道了。


         你刚带着宝物连同一颗羊脂白玉球顺走,随即几个起落,站在围墙上看着追赶的人,露出不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从你这截东西的人比比皆是,今日不小心走路风声,得以杀身之祸。


         只是那些人却突然慢下来,倒在地上便暴毙。你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看着他们叹口气离开。


         “是你,出来吧。”等回到安身之地,你便低声喃喃,一双手从腰间穿过,将你环抱入怀。“你不是说要给我时间考虑吗?”你在他怀中转身面向他,“我后悔了,”他一改往日的嬉笑,无奈的抵着你的额头,“一想到你要是被那些人伤害,我就想把他们全杀掉。”这个人啊,怎么这么可怕到可爱,你轻笑。


          他看着你的笑,愣会儿,直接吻住你,灵活的舌头寻觅间隙,汲取你的甜美。算了,按照师姐们的计策,直接生米煮成熟饭,最简单有效。事实证明,此计确认有效。情到浓时,他便能听见你的心意,满意看着你腕间的银镯。


         其实你们早就相识。


         当初年幼时,他一人来到中原,却遭人贩子迫害,被卖入有怪癖的富商家,正巧你听闻那富商家最近新得一个珍宝便心痒痒,将其盗了回来,只没想到,是个“少女”,只见其楚楚可怜,便收留几天,那“少女”便自行离开,只留下一个银镯,你正满是失落的戴上,便摘不下去了。他看着你熟睡的面庞,落下一吻,你的恣意洒脱的天真,他早就知晓,也早就心悦你了。


   此后这一生也就你主盗他主灭恶人,以护妻周全。



  

评论

热度(60)

  1. GhostKs高明的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