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山狼饲养笔记·番外】过气boss

灰喜鹊:

破游戏老不给老曹换HD模,我有情绪了,码个甜饼给自己缓缓




时间线是到婚后,不过只发甜饼不开车,木昔日常怂巴巴


其实今天松萤从编辑器里扒出了老曹的建模,总体还ok,捏脸一言难尽,头上那几撮乱毛比较差评。; w ; 针对那张脸感觉又可以码个小段子番外吐槽了……用朝闻道MV里那个脸型好不好嘛……


——————————————————


  自从剑侠重置BUG版叁上线,木昔就多了一项日常:每天上线先去看看曹炎烈的建模有没有换。柳易娘因此也就多了一项日常:满地图搜集各种换了HD模的路人NPC并借此对木昔两口子开强嘲。


  当然了,这个强嘲实际上只会作用到木昔身上,因为曹炎烈本尊对此完全是没兴趣不关心无所谓的三无态度,仇恨值压根没有。


  “换不换有什么影响吗?”曹炎烈对木昔的执着也很是不理解,“你现在都不打上阳宫了。”


  这怎么可能没影响?


  木昔痛心疾首,但是跟他又没法讲,毕竟人家本尊都不介意,她在这瞎操心,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就很憋屈。


  “我不听,就是有影响。”木昔凶巴巴地转回身去看着游戏,“看你的新闻写你的字去,我要去GWW微博下当暴民了!”


  曹炎烈沉默了两秒,就有点不忿地道:“闹到最后这怎么又怨我了?莫名其妙。”山狼将军动作一向很快,这话说完的时候人已经飘出卧室进了客厅了,饶是木昔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也没来得及抓住他讲道理。


  “就怨他!”于是木昔只好在心里咆哮,“令狐某那种NPC换不换模老子才不关心,所以都怨他!”


  心里的愤怒总要找个地方发作出来才好,于是木昔去散排了一把龙门吃鸡。好巧不巧,她落地就看见一个落单的红名,是个很熟悉的霸刀,叫“易易不易”。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木昔飞快地捡了几件装备穿上,接着突到霸刀脸上就是一通操作,然后就在队长带了好几个叹号的“快救天策”刷屏中壮烈灰了下去。


  接着柳易娘就被木昔的队友群殴成了盒,再然后她就跳进了木昔挂机的YY。


  “哎怎么回事?”柳易娘一如既往地精准地看出了木昔的心理状态,“怎么不高兴,跟你家将军吵架了?”


  “没有。”木昔闷闷不乐,“是我多事,人家自己都不在意,我瞎想什么?”


  “呀……哎呀。”柳易娘有点诧异,但脑子很快就转了过来,“得了,是我的锅,我就是想逗逗你,看你跳脚,怎么你还真生气了……我不气你了还不行吗?”


  这话说得欠揍。


  “柳易娘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木昔凶巴巴地切了个视角,一边看队友们苟一边埋怨她,“你这叫点了把火,然后说‘哎呀我就想暖暖手,谁知道你家房子会烧起来啊?’你说你是不是缺德?”


  柳易娘罕见地没还嘴,道:“行啦行啦,我错了还不行吗?”


  木昔双手离开键盘,也不吭声,等着她下一步动作。


  果然,过了还没一分钟,柳易娘就又说:“来嘛昔昔,这局完了帮我杀个猪。”


  “你也有今天,柳易娘。”木昔抱着肩,往后靠在了椅子背上,“你家陈远歌没工夫陪你杀猪了,满世界喊人杀猪的滋味不好受吧?为了让我帮你杀猪都不能损我了,是不是?”


  柳易娘声音里的谄媚简直能滴出来:“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损你呢,你是我亲姐姐啊。这么见外?”


  木昔哭笑不得,直接点了退出:“行了,反正都变盒了,走,帮你杀猪。”


  柳易娘连声叫好,把自己的藏剑号发给了她。木昔上号飞了帮会领地,开始闷头进行很无聊的搓冰火弹的过程。


  但是她可以一边刷微博一边一言不发地狂按互动键,柳易娘却闲不下来,捡了也不过五六个,就问木昔:“咦,你那边在放BGM吗?我好像听见业火苍云之类的东西。你在你家放天策苍云军歌?你家将军真的不会砸音响吗?”


  “他什么都听。很谜,他的品味。”木昔把麦拉到嘴边小声吐槽,“一会儿听戏了,‘这一通呐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一会儿听广场舞了,‘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同人歌有什么稀罕的?他连红歌军歌都听。你听着强军战歌打过本吗?我按宏都按在节拍上。”


  “6啊兄弟,6啊哈哈哈哈——”柳易娘拍桌大笑,笑到一半却突然大叫一声,“猪来了,猪来了快跑!”


  木昔说:“我还能苟!我再捡一个!”


  一般来说,想着“我还有个减伤贪一贪一定不会死”的DPS最后都凉了。木昔也不例外:她这话话音还没落,读条已经被打断了,屏幕上那个帅气逼人的二少也被猪九戒一个技能击倒在地上。


  然后木昔注意到了一个很令人生气的问题,瞬间聂云都忘了调面向,一个聂云直接到了猪九戒脸上。


  “哎,你干吗,我修装备不要钱的啊?!”柳易娘大惊,“快跑快跑快——哎呀死了。”


  “不是,怎么能这样?”这回拍桌子的人是木昔,“——猪都换了!哎,这特么叫什么,过气老曹不如猪!”


  木昔很激动,这话说得声音就比较大。


  好死不死,山狼将军的耳朵很灵。


  所以客厅里的外放一下就断在了“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接着,山狼将军就出现在了卧室门口,黑着脸。


  “你刚刚说什么?”曹炎烈瞥了一眼电脑屏幕,语带威胁,压低了声音问木昔,“你再说一遍?”


  敌将气势汹汹,仿佛是真的生气,木昔有点怂,但还是决定负隅顽抗:“我说……过气boss不如猪!”重复完之后,她又瞬间怂了一下补了一句,“帮会领地猪九戒都换HD模了!有什么问题吗?”


  说罢,木昔理不直气也壮地瞅着曹炎烈,而刚被她说“不如猪”的曹炎烈好像被噎到了一样,挽了挽衣袖,叉腰站在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把YY关了,我有事跟你说。”


  木昔看一眼屏幕里灰名了的二少,道:“那我杀完这个猪……”


  “得了吧啊。”YY里传来了柳易娘嫌弃巴巴的声音,“万一你家将军要找你谈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我挂在这听直播吗?”


  “什么什么直播你整天脑子里都想啥?!”木昔大窘,一巴掌拍在esc键上,红着脸怒道,“走了!你自己大战猪九戒去吧。——将军我不是在骂你,我就是……就是很怨念才这么说的。”她一边关电脑一边再次转身朝向曹炎烈,稍微解释了一下,又愤懑道,“结果你就这么凶。”


  说话的工夫,曹炎烈走到床边上坐了下来,木昔就又在椅子上转了个面向朝着他。


  “我知道。”曹炎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才沉着脸开了口,“我是纳闷,你怎么就跟这个建模较上劲了?它爱换不换,我人就在这里,又不会换个建模我就变个模样,你看我不行吗?一提起这事你就不痛快。”


  “道理是这么说。”木昔确实不痛快,嘴角都耷拉了下去,“可是犄角旮旯乱七八糟的NPC都换建模了,就不给你换,这分明就是不重视。他们有胆量不给各门派掌门换吗?”


  曹炎烈摇了摇头,无奈地道:“这游戏既然把我当反派,还指望他们重视什么?成王败寇向来如此,就跟愿赌服输一个道理,我又不在意这个——他们不懂我,你还不懂我吗?”


  “不懂。”木昔感觉话题一下子沉了许多,情绪跟着有点低落,就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指甲,道,“将军你见过大风大浪,可我只见过书山题海。很多事就顶多听你说说,然后假装自己懂了……”


  曹炎烈轻描淡写地道:“没这回事,你想多了。”


  他这么说了,木昔就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想了一会儿,最后道:“……反正就感觉你很好,他们都不把你当回事,我就生气。”


  曹炎烈半晌没说话。


  木昔也就没说话,抱膝在椅子上瞎搞了会儿小动作,感觉等了得有半年他还没说话,就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然后就吓了一跳。


  ——曹炎烈拿手胡乱捋着自己本来就十分不羁各种乱翘的头发,看着她,一幅有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的心烦意乱的样子。


  “将军,怎么了?”木昔忙跳下椅子跑过去,“呃……刚刚我说得不对了?……可他们就是……你等着,我去GWW微博下当暴民,喷到他们重视——”她话说一半,忽然被曹炎烈拽了一把,直接扑到了他身上,不由“诶呀”了一声,“你干吗——”


  曹炎烈抱住她,哑然失笑:“我想哄你,可那些话太……哎,说不出来。我们那时候好像夫妻间也不会说那么直白……反正老古董就抱你一下吧。”


  深冬了,就算开着空调,屋里还是有点凉,但他的怀抱很暖和。木昔稍稍愣了一下,就义无反顾地扎进了他怀里。


  “那就听我的——”曹炎烈又说,“别跟那个模型计较了,行不行?”


  其实就算他这么说,可木昔心里还是有点介意。只不过想想看,要是让他每天都在内心斗争到底要不要把对他来说太直白的哄她的话说出口,这对一个耿直的老古董来说也未免太残忍了。


  对老曹的爱最终压倒了心里的介意,所以木昔忍不住痴汉笑起来,又用力点了点头。


  “嗯。”

评论

热度(6)

  1. GhostKs灰喜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