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天策×苍云】【知乎体】和马贼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曲陌阳:

智障糖




问题描述:最近被聚仙寨劫得脑壳疼,想知道这群疯狗真的有女朋友吗?!从早到晚都在劫!是不是没有x生活!!


 


匿名用户


8,752人赞同了该回答


    


要是有女朋友就没天理了。就说说叔的一个朋友吧。


 


叔的这位朋友(以下称呼其为老苍云)有一次去跑商,路上被个聚仙寨天策给劫了。老苍云被他一蹄子踩翻了,碎银跟货物撒了一地,那个气啊。刚要拿盾刀跟人硬肛,就被那小子摁倒在地,拆了胸口那片玄甲壳子!


然后!老苍云就被袭了胸!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街袭胸!这tm是人干的事吗?!


结果那小子忽的大嚎一声。


嚎的是啥?


恩公!


老苍云整个人就傻了,据他说是呆若木鸡。


这天策就还整个人压在他身上,还特热切地瞪着他,跟只大狗子似的。


他就说,恩公,您还记得您当年救过的那个小天策不?


老苍云就回过神来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老苍云就一盾砸在这天策脑袋上。那天策两眼一翻口吐白沫地倒了,老苍云抢了他的麟驹就跑,总算保全了玄甲苍云的名声。


以上,诸君应该看得出来,聚仙寨那群天策脑袋瓜怕都是缺根筋的。


这种人怎么会有女朋友!


 


老苍云遇上的这位更是奇葩,年纪轻轻,智障过人。


就后来,老苍云还跑这条道,还遇上过这天策。奇怪的是这天策不劫他了,成天骑着不知道哪儿弄来的绿螭骢跟在老苍云屁股后头,不远不近的,甩也甩不掉,打也打不着。


这谁受得了啊?


老苍云就忍无可忍了,回身一斩刀把人劈下马。那天策左躲右闪泥鳅似的,就不还手。老苍云怒了,这两边人来人往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在劫人家呢,没办法,就停了手。老苍云刚要问他干啥总跟着自己,这天策就闷头冲过来,故技重施拆了老苍云的壳子照着人家的胸就摸,一边摸还一边满脸陶醉地自言自语——啊!恩公的胸!这就是恩公的胸!我不会认错的!


老苍云说这一摸加上这几句话怕是骇得他折了十年寿元。


他咋就招惹上这条疯狗了呢?!


 


老苍云就不跑这条道了。可那天策过不了多久就能找着他。一见那小子的雪河银甲,老苍云就跑另一条道,可那天策还是能寻着他,就跟在后头。不打不骂不劫镖,就跟着!这跟个变态似的!谁能忍?!


这么过了好久,老苍云真的是经不起折腾了。


正巧就这会儿雁门那边有战事,老苍云就准备回去。本想着那天策指不定还要跟过去,岂料这回倒是把那小子甩开了。


老苍云也不知道这算个什么事儿。


 


后来跟雁门的时候老苍云知道了,前些年是有过这么个天策友军,一来雁门就摸苍云弟兄的胸。说是小时候来过雁门,去关外玩的时候遇上了暴风雪,被个弟兄解了玄甲抱在怀里才险险捡了条命回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冻傻了,在雁门的时候,天策就成日一边喊着要找恩公一边摸弟兄们的胸。这没人受得了啊,燕帅就跟对面曹将军说了能不带他来就不带。曹将军跟那天策说了,天策一听,就自己提着枪走了,再没来过雁门。


老苍云一听就觉得坏了。


不为别的。


他还真就是这事儿的正主!


 


仗打完了,老苍云受了不轻的伤。伤还没养好就奔去聚仙寨,想去找那小天策。


结果那小天策找不着了。


老苍云也不知道这算个什么道理。怎么那小子找自己就那么容易,自己想要去找他就那么难呢。


 


老苍云再见着那天策还是在苍山洱海。他是琢磨着天策爱马草,总得去挖,哪怕那小子骑的绿螭骢也未必不会在马草上下功夫。岂料还真叫他撞上了。天策还那么一身脏兮兮的雪河,叼着根狗尾巴草,在草丛里一动一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上大号。


老苍云一个撼地砸过去,直将那天策砸得嗷呜一声趴在马草上,算是解了点恨。


天策一看他就说,哎,友军,咱不动刀枪成不,你看我在挖马草呢,有啥新仇旧恨等我挖完了再算成不。


老苍云就笑,怎不叫我恩公了?


天策站起来,拍拍身上土,摸了摸他头上那束红翎子。


我认错了。他闷闷道。认错了,以前对不住。


老苍云就觉着一股无名火往上窜。


认错了?


他就一脚把天策踢回土里去,再一刀扎在人家脖子边上。


你小子再敢说认错试试。他说。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标准结局是不。


 


问题在于天策的脑袋瓜可能真在那次就冻傻了。


老苍云伤没好就跑出来寻他,跟他回聚仙寨的时候就晕了,好好将养了一场。这天策又不会医的,人家万花大夫治伤的时候也不知道给人留点方便,就跟人姑娘身子后头老探着头,直叫姑娘以为他心有不轨回去就挨了乱洒玉石爬都爬不起来。老苍云醒过来之后一听这事心就沉了,心想我怕不是跟个智障好了。


后来老苍云跟天策回洛阳,小子也不知从哪儿弄的钱财——怕不是又去劫的——特殷勤地买了半屋子的糖葫芦牡丹饼怕不是要把老苍云当苍云小姑娘养,老苍云就把东西带回雁门慰劳小师妹们赚得师妹们成天黏着他,天策跟后头哭得跟什么似的。


哦对了,天策那身雪河甲的红绫子破成啥样了,老苍云给人家缝的,结果那小子说缝都缝了就送恩公拿来扭秧歌吧,还特扭扭捏捏地说恩公我跟您讲,那红绫子意义重大,我以前想着恩公的胸撸的时候可就是拿它来擦的。


结局就不用叔说了吧,呵呵。


 


再说一遍,聚仙寨天策的脑子都有问题,寻不着女朋友的。


 


===更新分割线===


叔不是那个老苍云,别问了。


 


===更新分割线===


老苍云说了,不爆照。


 


===更新分割线===


老苍云说了,他是上头那个,再问斩绝绝。


 


===更新分割线===


居然还有人问红绫子最后怎么样了??!!


你们都什么脑回路?!


都扔了!拿它去扭秧歌不嫌有味啊!


 


-fin-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