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三同人】烈火如歌(阿萨辛bg)

因为抽不到辉夜姬而心态炸裂的超大学不幸椛洛:

没错..你真的没看错,是阿萨辛bg..
纪念我刷了3年没黑天的非洲气息


私设如山


篇幅较长,有些地方很隐晦....9000多个字,是我最长的一篇


拆官配,买了官方出的画集里面也有科普,阿萨辛男女通吃不仅仅和牡丹搞过所有圣女都搞过,郭岩帽子有点绿。


咳咳我是万花吹!


我能告诉你们为了阿萨辛这个人查阅了很多资料么?结果一点都没写出来...我还研究了一下波斯文字,设定是阿萨辛给女主取名一个波斯名字,火儿只能他一个人叫,其他人都是叫的都是阿萨辛取得波斯名字。


还有祆教我也稍微看了几眼。


但是一个字都没提到,白查了那么多的资料。


日常ooc


小学生文笔


逻辑死






1.


从没有想过,再次遇到他是在这种情况下....


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并且充满着异域风情...简直就像回到了之前的家了一样。


刚刚想起身,身体一下子倒了下去,莫名觉得头晕目眩,但是少部份意识还在,只是身体软趴趴的完全没力气。


听到开门声,还有脚步声,紧接着好像嘴中被喂了下去什么,下意识想吐,但身体动不了,液体顺着嗓子灌了下去,喝下去后意识也开始有些迷迷糊糊,感觉到有双手在抚摸着脸颊甚至还被人抱住,对于这种无能为力的处境,内心开始厌恶起来。


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喂了几天的药,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一样,整天浑浑噩噩倒在床上,甚至每次睡觉都能感觉到一个炙热的胸膛被贴住,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2.


“怪物!”一个石头像你打过来。


“我..我不是怪物。”幼小的我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怎么不是,那你的头发是红怎么色的?”一群小孩把一个女孩围在中间说着。


“我的头发是天生的。”蹲在地上无助的辩解道..


“你是从中原来的吧,中原都是像你这般红发?”


“不是...火儿的头发是天生的,就连中原也没火儿这种...”哭着说道。


“那你一定是妖怪...”不知道是谁开口..有些人开始逃跑,有些人开始向着我扔石头。


顶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却不敢回家,怕被爹担心,但是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无意识的四处乱走。


“火儿。”听见一个熟悉的人。


“霍桑哥哥?”转过头是他。


“火儿怎么在这片沙漠之中晃荡。”他说着跑了过来,害怕自己的伤痕被他看到有些慌张。


“别过来...”连忙后退一步。


“是哪个人说你!”他的表情有些愤怒,有些害怕这样的他。


“你...怎么知道?也对霍桑哥哥那么聪明的。”沮丧的低下头,却被他大步走了过来牵着我的手。


“明明火儿的头发那么美。”他放开了披在我头上的头巾,不太长的头发瞬间落了下来,在风中飞舞着....“简直和火焰一样,真漂亮。”


“霍桑哥哥...”有些感动,娘因为我难产而已,从小被当成丧门星被亲戚嫌弃,爹带着我已经搬到不少的地方,但是每个地方都被当成异端,只有在这里,霍桑哥哥不嫌弃我。


直接抱着他哭了起来...“火儿...火儿不是异端..”


他抱着我,有些笨拙的拍打着我的背部,“嗯,我知道。”


我也知道霍桑哥哥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异端,但是因为绝顶聪明,而被崇拜但是私底下说着坏话,本身在波斯,大家都是带着头巾披着面纱,但是那天看到他们在说霍桑哥哥坏话太过分就吵了几句,在争执中被人扯下了头巾露出了红发从此我就变成了邪教...


“以后就待在我的身边。”摸着我的头略为霸道的说道。


“好....”在他怀中蹭了蹭。


3.


醒来后,又是这个房间,感觉脸上有些湿润,手一抹全是泪水,已然不记得刚才的梦,望着这个与西域相差无几的房间,有些怀念。


此时门也打开,只见穿着有些奇怪的侍女进入,端着午餐随后一眼不发的又退了出去。


呆呆的看着她们,随后推门发现门从外门反锁了完全打不开,简直就和囚禁一般...


看着晚餐顿时没了胃口,又开始打量这间房间,居然连窗户都没有,梳妆台放着女子用的装饰品以及小玩具,顿时有了注意。


等下次侍女进来时,直接从背后开始偷袭,但是那些女子简直和修炼过的一般,直接将你手中的簪子打了出去,并且将你大力推到地上...


奇怪,怎么会没有内力了?甚至连力气都变小了,看着自己的手,感觉什么都想不起来..特别的糟糕。


又做到了梳妆台上面看着里面的簪子,但是从镜子看到自己的红发居然变回来了,不会啊...明明自己之前...




4.


此时门推开,他穿着华丽的服饰与你会面,然而完全没有想到过幼年与他分别再次相见竟是如此。


“霍桑是你,好久不见。”见到他有些开心,毕竟是幼年时的玩伴。


“火儿真的好久不见。”他的态度有些亲昵,摸着我如火般的长发。


“头发是你弄回来的么?”有些好奇的对着他说。


“没错,原来的颜色就很适合你。”他此刻坐在我旁边,拿起桌子上的茶倒了起来。


“说起来你可是真神秘呢,见你一面还要背着...咦....怎么突然想起不起来了?”摸了摸头,有些疼。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既然火儿知道见我很不容易,不如在这我这儿待一段时间如何?”


“咦,可是...可是....感觉心里面在呼唤我回去。”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讲心里话讲了出来。


“没关系,你可以给你朋友写信,我也会好好招待的。”他说着,“还有叫我阿萨辛就好了,这里都是我是教徒。”


“诶!好厉害...恭喜你霍....阿萨辛,成功了。”开心的看着他,想着以前他总是特别迷茫,明明比谁都要聪明来着,他曾经对我说提到过一些祆教的教义可是我不都不太懂傻乎乎听着他说,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对教义产生了疑惑至此想要自创教义来着。


“那么...一定很不容易吧。”莫名有些失落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


“这样的表情不是适合你,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被他这样一说,脸突然就红了,也对,阿萨辛一直以为长相俊美,虽说因为身体原因但是喜欢他的姑娘不在少数我也是其中之一,只是...只是...奇怪为什么会分开么?


“阿萨辛,为什么我们会分开呢?”当初的离开更是哭的撕心裂肺的,还想要来找他来着。


“至少现在在一起不就好了么?”阿萨辛递给你一杯水,直接喝下了,随后头又有些昏沉沉的。


“火儿,你累了该好好休息。”他用着低沉的声音说着。


啊..对...好困一定是累了。身体有些无力的倒在他的身上,他抱起我上了床....




5.


“火儿..”爹看着有些年幼的我,眼中喊着泪水,“爹带你去一个地方可以让你的头发恢复原状好不好?哪里有很多奇花异草还有很多哥哥姐姐可以照顾你。”


“爹..又要搬家么?”有些难过的低着头。


“对啊,我保证这次搬了下次再也不会搬走了。”爹爹举着手。


“爹!你这话都说了好多次...每次都说不会搬走!”鼓着脸的气呼呼的说道。


“这次不一样了,万花谷是一个专门治病救人的地方,爹可是托了好多关系才办成的,运气好火儿也说不定会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师呢。”


想到爹一直在为我的头发而感到烦恼,只能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见到霍桑哥哥说了这件事。


“你要走,去哪儿?”霍桑拉着我的手有些神情紧张的说着。


“我..我去..对,爹说去拜师!”不敢跟霍桑哥哥说自己头发的事情,他是第一个说我头发漂亮的人...哪怕爹看着我的头发,都会想起娘的死去的样子所以我都一直把头发包住。


“拜师?”霍桑有些疑惑的看着你。


“对啊...拜师,火儿要去当医师这样才能好好照顾霍桑哥哥。”故作开朗的说着。


“真的么?”他还是有些怀疑,让我有一些莫名的心虚。


“嗯,我很喜欢霍桑哥哥。”闭着眼睛,说出这句话后,全身的心跳也加快了几秒。


霍桑直接抱住了我,瞬间就有些舍不得了。


“我会给你写信的。”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好...如果我成功创教我也会告诉你的。”他说道。


“嗯...如果我们能一起在一起就好了。”此时年幼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出的是何等的承诺。


“一定会的。”


“就那么约好了哟,拉钩钩。”伸出小拇指,勾住他的拇指,含着泪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6.


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头又有些疼...立刻探查茶水,茶水中是不知名的花朵,心里有些复杂,咬了咬唇,习惯性摸了摸身上,可是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换上了与她们有些类似深红色的服装...


“你穿这身衣服很好看。”阿萨辛看着你,眼神中全是慢慢的柔情....


回想到这句话,心里隐约有些难过。强行振作了起来,跑到梳妆台,看了看里面的小物品,挑选着比较尖的簪子,下意识朝着自己的某处穴位扎去,毒血用手指中滑落,落在杯子中,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头疼似乎也改善了很多。


看着这杯黑色的血,无法辨认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材料,闻了闻也似乎并没有发现,没办法,只好将血倒在角落。


不敢喝任何的东西,躺在床上缓解着失血带来的眩晕...回想了一下记忆还是有些乱。


突然想起,那天正好是我和师姐下山的日子,由于是第一次下山,于是有师兄陪着我,并且还在长安还遇见了谷之岚师姐,但是没想到在客栈收到了来自阿萨辛的信,于是瞒着师兄去赴约,到了指定位置后,没有他人,只有一桌饭菜,毫无戒心的吃了下去反而不省人事。




7.


完了完了...这下师兄该生气了,但是被囚禁在这里,究竟该如何是好...对于阿萨辛内心有些复杂,一方面不想与他为敌,另一方面又..


到了用晚膳时,阿萨辛又准时出现,亲自端了晚膳,将晚膳放在桌上,扬了扬手,门口的几名女侍退下了。


“火儿。”他看着你。“该用晚膳了。”用着轻柔的语气说道。


“阿萨辛。”你坐在床头也看着他,又看了看看着晚膳....


“怎么了?是不合心意么?”他看着晚膳,“来人...”


“并不是。”看了看曾经年幼时最爱的菜品,莫名有些复杂,“只是...带着这里有些闷,想出去走走。”带着一丝试探,望着阿萨辛。


“原来是这样....过来。”阿萨辛坐在椅子上。


慢慢走了过去,这里只有一双碗筷....“又是一个人吃饭啊....有些无聊。”不太能确定饭菜有没有动手脚,一出对着阿萨辛用着撒娇的口气说道。


看着他没说话,拉住他长长的袖子,也没说话,盯着他。


“罢了罢了...来人,添一副碗筷。”阿萨辛无奈的说着。


随后真的陪我吃了这顿不知食味的饭菜,他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明日我陪你去逛逛,看看荻花宫的美景。”轻抚着我的头发。


“好。”露出了笑容,带着他走后,胃里直反酸,使劲才能压下去那种感觉。


半夜入睡时,意识又变得迷糊起来,又是那股熟悉的气息,随后感觉像是浮在空中摇摆着,又像是堕入深渊被炙热的火焰燃烧着。


第二天醒来,满身都是大汗,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全身酸痛不已,没想到醒来时,已经有侍女等候为我沐浴更衣。


巨大的浴桶被端了上来,泡上温暖的热水中,一下子放松了身体。


沐浴完毕后,还有侍女帮我擦拭着红色的长发以及用梳子梳理着。


换上了一生深红色的服装,阿萨辛直接走了进来。


“火儿。”他遣走了侍女,用着梳子帮我梳理头发, 一遍用内力让头发快速干燥。


“现在就要出去走走么?”全身暖洋洋坐在梳妆镜面前,莫名有些不想动。


只见阿萨辛帮你挽发并且用了跟簪子插在发件,看着镜子中我的,“果然我的火儿是最美的。”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复杂。


他牵起了我的手,“走吧,带你去看看荻花宫。”


出了房间,一一给我介绍着,暗暗的记着路线,不过着荻花宫可真是大...每个人看到阿萨辛都阿萨辛都一副很尊敬的样子,并且一脸羡慕的看着我,是信徒么?


“不是说有大片大片红枫么?我想去看看。”望着周围的建筑,应该是在建筑物内。


“等明日吧。”阿萨辛说道,接着又将我带入房间内。


用簪子逼出了毒血...只能每天一点一点的清理..但是内力还是没有恢复,只能拿到解药了。


望着四周密不透风的房间,难道真的要囚禁我一辈子么...阿萨辛。




8.


就这样,每天带我一点点的逛着荻花宫,为了防止阿萨辛怀疑,只好每天活得浑浑噩噩犹如木偶一般,那药估摸着就是可以洗脑的药物吧,头已经好多了,记忆也似乎能回来了一些,也坚持没有喝水,只是每隔段时间,晚上睡着就会昏昏沉沉第二天醒来就发现有侍女服侍着沐浴...


就这样,有一天有些无聊的拿着阿萨辛给我的书本打发时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牡丹大人....”听到门口的骚动,有些好奇。“大人,阿萨辛大人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擅闯...”


门瞬间被打开,一位长相妖艳的男子穿着奇怪的衣服,上半身还没有穿衣服,散发出说不出来的妖媚。


红着脸,下意识捂住眼睛,内心有些慌张...为什么这个人不穿衣服...


“呵,你就那个女人吧,我果然很讨厌你。”他用着娇媚的声音说着。


“你你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脸颊红红的,全身也有些烧,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好眼熟....


“怎么?我又不是中原人,为什么要遵守你们中原拿一套规矩。”牡丹的声音传了出来。


“牡丹大人...”侍女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着,“请牡丹大人赶快离开吧,阿萨辛大人知道了可是要生气的。”


“总之!阿萨辛大人身边,只会有我牡丹一人。”说完他就走掉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出闹剧....果然,阿萨辛已经不是当初的那样纯粹的他了,记忆中的霍桑哥哥和现在的阿萨辛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荻花宫可真大。”阿萨辛硬生生的拉着我散步了好几天。


“这里可是作为圣教的基地。”阿萨辛自豪的说着。


按照这个速度,可能真的出不去了,倒不如想想别的法子.....




9.


自从牡丹知道我的存在后,似乎养成了一个习惯。


“阿萨辛大人昨晚又来陪着我。”牡丹笑着说道。


“那又怎样。”我叹了口气,自从记忆慢慢恢复后,对阿萨辛的爱意也开始随着记忆渐渐消退,他...已经不是我认识那个霍桑·阿萨辛了。


“那,在告诉你一个消息吧,前山有个受伤的女人,好像叫谷之岚什么的。”牡丹笑嘻嘻的说着。


“谷之岚师姐,你把她这么样了。”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别激动啊,至于怎么样当然得看阿萨辛大人的意思了~”牡丹随意的打开茶壶盖,随后又盖住,发出清脆的声响。


咬着指头,有些担忧...


牡丹看着一脸笑盈盈的走后,脑内疯狂思考着计划。


翌日。


急匆匆起床,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床上,头晕乎乎的,有些难受。


下意识摸了脉象,震惊了,顿时泪流止不住的往下流,下意识摸了摸肚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阿萨辛!!!


对,一定是他,难怪...那段时间一觉醒来,身体特别奇怪。


皱着眉头,将身体缩成一团,抚摸着肚皮。


回想起,孙爷爷在万花谷的对我们说的话....全身犹如堕入冰窟那样的寒冷。


呵,下药,QJ,师姐...阿萨辛还做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一瞬间恨意涌上心头,内心犹如火焰般炙热起来,幼年与阿萨辛相处的片段瞬间灰飞烟灭,从见面开始就感觉真的不是幼年我所喜欢的霍桑哥哥了。


一想到自己有了这个不该到来的生命时,有些愧疚...对不起孩子,娘可能保不住你。


每次一想到孩子再想想万花谷的道义,整个人备受着煎熬,顿时...后悔了,后悔与他想见。


望了望屋子,总有一天我会从这该死的鬼地方逃离的。




10.


这天牡丹又来了,依旧是那种带着魅惑的表情。


突然心生一计后,居然露出了有些疯狂的笑容....


“感觉你好像变了许多,怎么是阿萨辛大人没来找你。”牡丹依旧是擅闯着进来。


看着他身后的大门,语气莫名的一丝兴奋。“你叫他们褪下,我给你说一个秘密。”


“嚯,怎么?就凭你还敢给我讲条件。”牡丹比了比手,想到阿萨辛碰了牡丹再来碰自己,内心觉得特别的恶心。


“我有身孕了。”笑的还特别灿烂,“你觉得会是谁的呢?”


感觉身体上有两个自己,一个是疯狂的,一个是哭泣的。下意识摸着肚子,看着牡丹震惊的样子,止不住想笑。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阿萨辛居然想用孩子来绑住我。”一阵疯狂的笑意,自己真的...真的快崩溃了,拜托...拜托做些什么...让我醒醒。


牡丹一个大步走向前,抓住我的手腕开始把脉,随后紧紧的将我的手腕抓住,力道之大,差点骨头都快碎掉了。


“怎么,现在你觉得我有资格给你讲条件了?”我对着他笑嘻嘻的说。


“你们,先下去吧。”


“不行啊,牡丹大人。阿萨辛大人如果要是知道...”门口的侍女跪在地上求饶。


“他不会知道的。”牡丹声音冷冷的说着,就连娇媚的声音也听不见了。“近期他不在行宫内,如果知道,罪责有我牡丹扛了。”


听到这句话后,侍女真的撤退了。


“你想怎么样?”他那双丹凤眼充斥着愤怒。


“你难道就不觉得,我们两个长得挺相似的么?”再次对着他灿烂一笑,不去理会他的表情。


“我呢,是不打算留下他的孩子。”摸了摸肚子,“可惜啊,我不准备生下来”慢悠悠的走在他的跟前,一想到只要折磨这个孩子,牡丹和阿萨辛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顿时心跳加速,双脸有些发红,产生一种刺激的快感。


“怎么?很期待阿萨辛的孩子?也对,毕竟男儿之躯是不可能帮他身下孩子的。”对着他笑着,并且慢条斯理的说出这话。


“可惜呀,我自小便在万花谷门下学医,根本就对这孩子下不了手。你不是很爱他么?“顿了顿”一个完完全全只属于阿萨辛血脉的孩子,难道...就不想要么?”


牡丹听到你这句话,俯伏在我面前,“你要怎么样才肯留下这个孩子。”他的眼神充斥着爱慕,以及渴望的看着我的肚子。


“呵,哪怕是我这种女人生下来的?”他的动作就像是满足你某种心理般,甚至想要用最恶毒的话羞辱他般。


“是。”他说道。


“那么....麻烦帮我办件事情。”看着他妥协,我再一次笑了,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回不去万花谷了....




11.


又是一夜...似乎梦见了师兄师姐以及在万花谷学医的这段时光,也因为头发而与谷之岚师姐之间的羁绊,大家都很温柔的对待我,在那里没有异样的眼光,在那里学习到了很多的知识,在那里我能感觉到家的温暖...


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感觉到有个人大力的拭去我的泪水,似乎还在我的耳边说着什么。


“除了我不准想着别人的事!”


“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让你离开我。”


“万花谷,我迟早会铲除它的。”


“我会让你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一个人!”


突然梦中的大家突然不见了,不仅仅如此...从房间走出去,望向花海,此时的花海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高声的呼喊着大家却一个人也没回应我。


伴随着奇花异草被烧焦的声音,还有那滚滚的浓烟,仿佛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一般,无助的哭泣着。


此时父亲站在我的不远处,向我招手,想都没想大步的跑像他,下一秒他就突然被乱刀砍死。


“不要!!!!!!!”高声的尖叫着。


睁开眼睛,又是着充满异域的建筑,充斥着厌恶恶心的感觉,‘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火儿,你还好吧。”一旁的阿萨辛上前让扶住,拿出手帕,给我擦了擦嘴,伸出手捏住手腕探了探脉搏。


“你这是有身孕了!”阿萨辛声音瞬间兴奋了起来。


身体特别的匹配,软弱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没忍住又吐在了他的身上。


愣了几秒,吩咐侍女照料,便出去换了身衣服回来,继续陪着在我的身边。


“满意了?阿萨辛大人。”有气无力的说道,带着一丝嗤笑。


“火儿莫要置气。”坐在我的身边,手强行与我十指相握。“安心养胎吧。”


“养胎?亏你说的出口,被人囚禁至此被迫有了身孕,你想过我的感受么?”大吼的哭诉着。


“那你呢?去了万花谷就了无音讯,甚至联系了你爹让你带书信你都没有回我!”


“书信?什么书信,爹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更何况爹很久都没有联系我了。”有些失落。


“呵,当然那个老头现在在我手上。”


“!!快放了我爹。”抓住他的衣服,声音有些撕心裂肺。“求求你放了我爹!”


“如果不是他,当年将你送个万花去医治,你也不会与我分开!”


“霍桑·阿萨辛你是疯了么?他是我爹啊!”扯着他宽大的袖子哭着吼道。


“就是因为他是你爹,我一直留着他的性命,你离开后我心心念念全是你的身影。”阿萨辛亲昵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就走了。


剩下的我疯狂发泄着,开始乱砸东西,然而每次砸完都有一对侍女来收拾,阿萨辛来亲自端了药。


“火儿,快喝下。”阿萨辛端着碗对着我说着。


“我不会喝的,这个孩子我不想留。”有些麻木的坐在床上。


“如果不想你爹有事情的话...”


“.......我喝。”


“安心养胎吧,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会为你举行盛大的婚礼!”他说完就走掉了。


找到了床下的夜壶,直接催吐吐掉了在胃里的药剂。


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出世...


可惜每次想到孩子,医者仁心这种话语总是充斥在脑海中,觉得自己背叛了万花谷,背叛了离经易道为世人的自己....


婴儿三个月成型,这段时间很容易滑胎,一方面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有危险,一方面还要想法设法先保护这个孩子,已经完全不信任阿萨辛任何的药剂...


“牡丹,信有回音了么?”坐在桌子看着站在面前的牡丹。


“有了。”牡丹拿出信,解读了万花的暗语,原来我失踪了着1个多月的时间,一直找找寻我的下落,他们收到我饿消息后,会组织一批侠士来救我的。


用纸和笔,写下父亲的信息,牡丹退了下去。


“你,真的会把阿萨辛大人的孩子留给我?”牡丹走之前说道。


“当然,怎么害怕我搬救兵找人就我么?现在我内力全无被人囚禁于此,被人关在荻花宫,就算有人来了,也不可能救的了我吧。”带着一丝冷笑说着。


“当然不可能,不过...果然我还是无法信任你。”他从包里掏出一颗药丸递给我。“吃下吧。”


直接毫不犹豫的吃下,牡丹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走掉了。


一切就快尘埃落定了,是时候做准备了。




12.


这几天又发了不少脾气,撕毁了一些衣物,还把衣柜中的衣服的到了出来,阿萨辛拿了更多华丽的服饰给我,还为了方便我光脚踩,直接铺了一层地毯可谓是万千宠爱。


但是身体却一天天的不行了,肚子也涨了起来,直接想到是牡丹的药物...


内心挣扎着,真的想想要直接毁了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生下来。


最近从外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吵了,甚至阿萨辛牡丹也不常来了。


工作已经做好了,现在就差时机了。


摸了摸有些涨的肚子,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


“对不起,希望下辈子能好好找个好人家,娘真的对不住你。”想起阿萨辛的种种,内心止不住的厌恶和恶心,浑身有些发冷...


这天时机来了。


不断地听到到脚步声,从近到远,闭上眼睛仔细听,还能听到一丝不真切的打斗声,隔着门听到没有动静后,直接拿出藏好的火折子,点燃了铺在地上一层又一层的衣物,火烧着了撕毁的衣服,随后火光越来越大,就这样看着火红的火焰...
门以及也烧坏,空气流通了出来,更加的旺盛了起来,柱子在我眼前倒下,依旧坐在椅子上,感受着火焰的炙热,也感受着肚子的越来越多的疼痛。


努力忍耐着,抚摸着这个孩子...想到阿萨辛求而不得的表情,疯狂的大笑着,笑着笑着哭了....


就让我带着这个孩子一起死去吧.....




13.


等阿萨辛赶到后,发现整座房间几乎全被火光笼罩着,但是在这火光中似乎还能看到她的声音。


“火儿!”阿萨辛大喊着,不会..不会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在一次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阿萨辛大人..”牡丹赶到后,看着着火烧的房间,眼睛透出着一丝阴毒的恨意。“阿萨辛大人赶快与牡丹离开吧!”


“火儿。”阿萨辛直接用武功将牡丹推开,想冲进火海。


下一秒传来里面嘶哑的笑声,紧接着哭诉着说,“火儿对不起我在万花谷的誓言!火儿愿意以死谢罪!”


阿萨辛震惊的望着眼前的房屋,“火儿难道你忘记我们的誓言了么?你忘记你幼年时的遭遇了么?”


“哈哈哈哈哈,阿萨辛给我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我死掉我的尸体也不会留给你的,真正让你求而不得。”


阿萨辛浑身都在颤抖着....


房屋也轰然倒塌下.....


剩下的被火舌吞噬的房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阿萨辛和牡丹也不知去往何方......


这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般。

评论

热度(21)

  1. GhostKs充斥着绝望与不幸却又在黑暗里苦苦挣扎求生的超大学不幸椛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