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假如纯阳收你为徒【溜回来再皮一下】

王平面皮:

你是一个可爱的小团子,十一二岁的年纪,生于富庶,家族和睦,因而养了一身的骄纵,总是闹的家里鸡飞狗跳,说的好听些是性子开朗,说的难听了就是欠揍。然而因为你是同辈里最年幼的孩子,又长的像个剥了壳的水煮蛋,白白嫩嫩的,所以不论你怎么调皮捣乱,家里的长辈兄姐总是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拆不了家,便由着你去折腾。
那一日家里来了位客人,你正在花园里拉着花园的管事王伯一起琢磨怎么逮蛐蛐,正巧碰到给前厅端茶的侍女,你拉住其中一个问了个仔细,原来是个纯阳弟子,虽然模样俊朗,却一副孤高冷傲的样子,让族里的人有些下不来台。听侍女这么一说,你便起了坏心思,想让那纯阳弟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丢人,杀一杀他的锐气。你无法无天惯了,平时欺负谁,若是不严重,家里人说两句便罢,总不至于真的惩戒你,你以为只是做做恶作剧,自己又只是个小孩,总不至于会被那纯阳弟子记恨,再者这是在自家,就算有什么事还有爹娘担着,肯定罚不到自己头上,这心思一动,便取了刚刚从草丛里抓到的蛐蛐,藏在手心里,跟着侍女去了前厅。
你装成一副乖巧模样,低眉顺眼地走进了前厅,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瞥了瞥,才看向坐在首席的族长和纯阳,小手一拱,装模作样的给两人行礼。
族长见你如此“听话懂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表情有些不安,你无视族长告诫的眼神,蹦蹦跳跳地跑到纯阳跟前,一脸“崇拜”的看向纯阳,“羡慕”地说道:
“孩儿早闻纯阳弟子道法高深,通达知礼,今日一见,果然仙风道骨,宛若谪仙!不知这位大师父还收徒否?孩儿想拜大师父为师,研习道法!”
在场的人一听,右眼皮皆是一跳。族长额上早已冒了一头冷汗,他向你爹娘递了个眼神,让他们赶紧带你下去。
你稳稳当当地向纯阳做了个揖,抬头看去,饶是你已经听闻此人样貌不俗,却还是被惊艳了一把。剑眉星目,唇线好似山谷涓流,高挺的鼻梁衬着两边的眼眶更加深邃,一双明眸微眯,毫不避讳的看着你,面上带着些许微笑。
见他也在看你,你赶忙低下了头。不知为何,你总觉得那纯阳的微笑如同假面,那一双泛着青光的眼眸犹如一柄锋刃,将你的伪装一刀一刀地一剥了下来,而你的双手好似被点了穴位一般,动弹不得,只紧紧地抓着手里的蛐蛐,双腿也如灌了铅似的立在原地,之前满心的小算盘早已溜了个一干二净,此刻倒真的像是在等这纯阳的回应。
纯阳挥了挥手,向你爹娘示意无事,接着半晌没说话,慢条斯理地喝了会儿茶,将你晾在那里,看一眼你的手,又看一眼你垂下的头,心里只觉得好笑,终于在你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回了一句:
“好啊。”
这下你彻底懵了,小手一松,硕大的蛐蛐从你心里掉了出来,在一众惊讶的目光飞快地跳走了,只留下你呆在原地。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你明明只是想趁着说话的机会靠着纯阳近一些,好将手里的蛐蛐扔到他身上吓他一跳,至于说了什么你根本没当回事,可是刚刚怎么过去就跟着了魔似的不敢动了呢,现在又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成了那纯阳的徒弟?你那根本没有经历过世故小脑袋完全想不明白,你甚至没想到自己连拒绝的话都不敢说出来。
这下,一旁的族长和你爹娘有些急了,向纯阳道歉,说你年幼不懂事,刚刚的话不过是些玩笑,你这性子去纯阳宫恐怕会冲撞了仙家,希望纯阳收回方才的话。
你不安的搓着衣角,只一颗心都放在了爹娘身上,希望他们这一次还能同往常一般,帮你收拾你闯下的烂摊子。
纯阳敲了敲桌子,语气轻巧:
“要我不收也行,你们眼下就把书补回来吧。”
族长脸色一黑,好嘛,本来这事儿就没谈拢,让你这么一搅和便彻底没了筹码。不过嘛,让你做那纯阳的徒弟,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能以此再推脱一段时间,那就更划算了。
脑子里百转千回了几遍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打定了主意的族长无视了你爹娘和你渴求的目光,欣然答应了纯阳。
既然族长都发话了,其他人就算有心替你求情,也只能闭了嘴,都默契地扭头,不去看你玩脱了的表情。
你不敢相信地看向族长,难道自己就这么被卖了?却忘了这根本就是你自己把自己绕进去的。
“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这个小团子现在就是我徒弟,给他收拾一下吧,等下我带他一起回纯阳宫。”纯阳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你的头,笑的一脸无辜“还不快叫师父?”
“……师……师父……”你绝望地看了一眼装聋作哑的族长和回去给你整理行李的爹娘远去的背影,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你的好日子,可能要到头了。

评论

热度(18)

  1. GhostKs阿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