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三男你】假如他是个Evoler

东都狼嗷嗷:

【剑三男你】假如他是个Evoler




*灵感来自那只藏·白起·剑

*自定义特殊超能力,有ooc

*小学生文笔雷请关!

*是的我要用这个梗努力糟蹋完十三个门派。

*希望大家能喜欢。








长歌(阳春白雪)


你是京城里有名的琴师,一把桐木古琴陪你走过了人生的好几个春秋。

你经常受邀于君王、权贵,在他们的宴席上为他们奏上几曲。琴音可谓是余音绕梁而三日不绝。

你也不吝于曲给百姓,时而在酒家,时而于客栈,多为婉转思乡的曲调,断肠人大多都因曲调而感怀家人到涕零如雨。


不知何年上元的扬州湖畔上,你听到了从远方乘坐着飞雪飞入你耳边的琴声,琴音忧愁哀婉,似是杜鹃啼血。

(不如归去。)

(归往何方?)

你寻着琴声找到了一艘摇曳在湖上的小舟,舟上的男子端坐在古琴前,有一两缕碎发划过肩膀,月华将他淡色的衣衫照射得有点晃眼。

“琴声如此哀愁,你在哀叹什么?”同样被琴声吸引的旁人不禁在曲终时询问男子,而男子却只是慵懒地抬望了他一眼,随后便拿起酒盏小酌,似乎是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公子想要归往何方?”

男子像是被酒呛了一下,他清了清嗓子放下酒盏,端坐着看向你。

“姑娘何出此言?”

“琴音。”

男子笑了笑,好看的眼睛弯成两弯月牙,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桃源。”

他命人把舟撑到岸边,整理了一下衣衫,随后背起古琴便下了舟,直直地就往你的身前走去。

“小生可否有幸邀姑娘一同归往桃源?”

“荣幸之至。”

他领着你到了扬州城外的树林里,把古琴驾在腿上盘腿而坐,然后用藏在古琴另一面的利剑割断了琴弦。

未等你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便示意你坐到他对面,并让你同样架琴于腿,盘腿而坐,同样地,割断了你的琴弦。

“公子!”你略有愠色。

“姑娘稍安勿躁。”

他用利剑划伤了自己的手指,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到古琴上,黯淡的血红色血珠在碰到古琴时逐渐形成一根琴弦。

你正要惊异于这种奇异的光景时,手指就感觉到略微的疼痛,你才猛然惊觉自己的手指也被划破,鲜血落到自己的琴上,竟也能神奇地汇聚成琴弦。

虽有弦,却只有一根。 你内心正奇怪要怎么弹奏的时候便听到了他的琴音。

愉悦,洒脱,甚至充满希望。

你不由自主地抚上琴弦,随之,本不可能出现的曲调却奇迹般地响起。

琴音交织,在你们的周围竟卷起了阵阵雪花。你无心思考发生了什么,只是一味地弹着,直至曲终,你都觉得从未有这么畅快过。

“姑娘,我们到了。”

你疑惑了一下,转瞬就被身边的景色所震撼。

所见,是片片桃林,落英缤纷。所闻,是处处飞鸟,莺啼燕语。

“这是……桃源?”

他站起身,随手采下一枝沾有露水的桃花枝,轻轻一扬,便是满天飞花,美不胜收。

他走向你,你不经意地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阳春白雪,能交织共鸣的人少之又少,”

你感觉发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伸手取下,竟然是一朵桃花。

“姑娘若是不嫌弃,下次你可以循着这花再来此地寻找小生,小生定在此地等候着你。”

又是一阵飞花,可惜迷乱了你的双眼,没能看清男子最后的笑容,你就在恍惚间又回到了扬州的树林里,膝上是原来的七弦琴,对面人也不见了踪影,唯有手中的桃花才能提醒你刚才并不是梦境。

你把桃花锁入凝脂中做成项链一直佩戴在身上,随后的几年一直向往着再去一次桃源却总不能如愿。

直到后来某一年的上元,你路径扬州敬师堂看见别人手植之桃树亭亭如盖,桃花瓣随风飞扬时,不知为何,你蓦地想起了他。

那个一身浅色衣衫,琴艺惊人的他。

恍惚间凝脂破裂,桃花形成阵阵飞雪把你裹挟。

等到再能够看清楚时,他已出现在你面前,不变的儒雅,变的只有手中多出的一朵桃花。

“姑娘终于来了,小生等候多时。”

他弯起了眉眼。

“这一次,就别走了吧。”






阳春白雪:原本比喻高深,不通俗的文学艺术。这里就大概是比作难以共鸣的琴音和心境,只有共鸣才是开启桃源的钥匙。你第一次是因为琴音共鸣才进入,所以会被遣送。最后你和桃源主人思念之情交相呼应,所以才算是真正进入桃源。














万花(折叶笼花)




传说万花谷是世外桃源,不但景色超群,医术也无人能敌。仅需一针锋针便可以肉白骨,活死人。

当然,这都是在对方是以人肉人血所铸就的人的情况下。

只是无人所知的,在这医术高超的万花谷有一个人,不但能肉白骨活死人,他还能够将陶土烧制的人偶“医”成活人。

听起来也许像是无稽之谈,这偌大的万花谷也没有任何一个弟子相信,仅仅把它当作外人对万花谷高超医术的无端神化罢了。

自从你有记忆以来你就与他一起在万花谷生活,侣百花而友仙鹿,陪他烹茶煮茗饮尽四时的风花雪月。

在另外一个人出现以前,你以为他就是你的整个世界。直到那个一身红衣英姿飒爽的军爷出现在你的眼前,你才恍然发觉原来你的一整个世界不只有他。

军爷与他,不,倒不如说是军爷与整个万花谷的气质都不一样,如果说万花谷的大家是世外孤傲的花,那么军爷就是给花温度的阳光。

由于军爷的伤势过于严重不得不在万花谷多待几日,你便有了理由去看望军爷。

应该是与他去品茗的时候,你却为军爷端去热茶;应该与他一起练习笔墨书法,你却偷偷跑去为军爷讲述自己在谷里的所见所闻……等等等等,不计其数。

军爷身体康复道了谢便离开了花谷。你发现你越是想见军爷,你的身体就变得越发僵硬。之前只需一只手就可以研制的茶膏,现在需要两只手,并且还是手心相对地握住研茶棒,你的手指早已不听使唤。

你以为自己生病了,去找他医治,他却只是一口又一口地饮茶,深邃的双眼有着看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你这病,我医不好,也无药可医。”

“……什么病。”

“相思。”

“可相思又怎会叫人无法动弹。”

他叹了一口气,送到嘴边的香茗怎么也喝不下去。

“……你的心随他去了,又怎能控制好自己的身体。”

你的病越来越严重,直到最后,你能使唤得动的只有自己精神意志和眼珠。连眼睛都眨不了的你转了转眼珠,意外的发现自己就算不眨眼,眼睛也不会觉得刺痛。

花谷有一个弟子可以活人偶的传说突然闪现到你的脑海里,你下意识地摇摇头,却忘记你早就无法动弹。

“醒了。”

他轻抚你的脸庞,喃喃低语道,

“我花了九十九日才把你从一团陶土烧制成现在的样子……”

你听到了陶土破碎的声音,费劲了力气地把自己的眼珠转向他,你却看到他的手中多了一块陶土片。

那是……?

“又花上了我一半的修为才给予你灵魂……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他的手覆上了你的手,随之又是陶土碎裂的声音。他这一次没等你把眼珠转向他,他便十分贴心地把手拿到你的眼前,当然,连带着你断掉的手一起。

“很惊讶?你听过花谷活人偶的传说吗……”

在你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你听到耳边幽幽地传来

“那是真的……”

自从你有记忆以来,你就和他生活在一起,只是你的眼睛看不到,无法与他一起观赏四时之景,他却完全不嫌弃,细心照顾着你的饮食起居。你也无法离开他,因为,他是你生活的支柱。

“这一次,你的世界就只容得下我了。”




折叶笼花:这个技能是奶花的技能名称,这里我就设定成能够把陶土烧制的人偶变成活人的特殊能力。关于你为什么会身体僵硬要变回人偶完全是因为我对折叶笼花这个名称的字面理解。我在这里理解为给你生命,但是需要你对施术者忠诚,就像是把你的感情禁锢起来一样。所以在当你的世界不再只有他的时候你就会变回人偶。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你。

虽然晚了,但是我想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٩(˃̶͈̀௰˂̶͈́)و

评论

热度(90)

  1. GhostKs东都狼嗷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