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网三】初遇(1)

口不?棋洛:

终于拉出来了【?

尝试换个画风x
突然小学生文笔.jpg

苍爹x你

第二视角

回头还有个苍爹第一人称的
正在努力憋_(:з」∠)_

太久没玩bug多

见谅

【自娱自乐】

【毫无质量】

【含大量对话】


慎入慎入慎入




































你和他相遇的那一日,天地正逢稀雪。


——


冰冷的雪花胡乱的往脑门儿上拍。

身后的红衣教祭司侍从还在死命的追着你,天知道你已经从奚人营地已经跑到映雪湖了。

你不过就是过路的要去采个草药而已。

委屈,难过,心里苦。

等你跑到映雪湖发现一直在身后穷追不舍的红衣教已经没了踪影。这才放下警惕,拍了拍身上的雪,靠在树下小憩了起来。


“何人?”


你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似乎被拽着衣裳,像仓鼠一样被人提了起来。


你抬头看了眼面前身穿玄色铠甲的士兵。

发现他正严肃地看着你。

你有点懵。

这是啥情况?我是谁?我在哪?


“再说一遍,什么人?再不说的话可能就要拉去做苦力了。”


你心想:被拉去做苦力这还得了?!

本打算神秘一点的跟他讲“我是大夫,刚才只是遇到一些红衣教的,无碍。”

谁知道一出口就是这样:


“我我是个大夫!我是去采药的!然后红衣教的就发现我了!!她们就一直追我啊!!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是个女孩子诶!!再然后我..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你心想:被拉去做苦力这还得了?!

本打算神秘一点的跟他讲“我是大夫,刚才只是遇到一些红衣教的,无碍。”

谁知道一出口就是这样:


“我我是个大夫!我是去采药的!然后红衣教的就发现我了!!她们就一直追我啊!!怎么可以这样啊!!我是个女孩子诶!!再然后我..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高冷神秘的形象啊!!

不知道还能不能撤回,急。


“......”


那一瞬间你突然感觉他好像被你吓到了。

委屈

你突然转过身去,露出背后的药筐。
“我真的是个大夫啊!你看你看!这是药筐!你要不信可以去天甲营(胡邹的)找我师父去问问啊!!”


“那好,跟我去天甲营。”


你看见他似乎轻笑了一下,然而下一秒笑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能是看错了吧,他笑啥啊。

你几乎迫不及待的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天甲营,来往的士兵却告诉你,沈大夫很早就去玄甲营瞧新送来的士兵的伤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你和他对视了大约有五秒钟。等一个人来化解一下这种迷一般的气氛,在线等,十万火急。

终于,你打破了沉默。

你在他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们....去玄甲营吧..?”

“也好。”


你们历尽千辛万苦(划掉)终于走到了玄甲营。

你径直走到那间最大的帐篷里,掀开门帘,就看见你的师父在给一个伤员剪开衣裳,准备包扎。

你从右边小桌上拿了绷带剪刀,走到师父面前递给了他。


等到都包扎好,你和师父终于得空可以休息一小会了。

过了会儿,师父缓缓开口:

“回来了?药采到了吗?没遇上什么敌兵吧?”

你这才把筐轻轻放下。


“我采到了,师父!哦...也就中途遇见几个红衣教侍从,幸亏我跑得快嘿嘿,要不然就被拉走了,我可毫发无损啊师父!!”

“真的?”

(╯°□°)╯︵ ┻━┻

“真的师父!”

似乎是因为看见了伤员身上残破的玄甲,你这才想起来这次过来还带着个人。于是,你转了转头,看到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你,发现你回头了的他,立马又把头看像了帐篷外。

“对了师父,这位是苍爹(?)。他他非不信我是个大夫!哎!苍爹我当然是个大夫啦!对吧师父!”


“哈哈哈哈哈哈徒弟当然是大夫啦。”

“......”

眼前的苍爹似乎有些沉默。

脸也好像有点红。


——


还没等你和师父反应,他就急急忙忙的你拉到了帐篷外。

“哎哎!你拉我干啥啊!”

你揉了揉手腕儿,被拽的有点疼,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他倒看着地上,也不知道地上有什么好看的,雪吗!?


“.....我知道了。”


??他知道啥了?


“你知道什么了啊!”

“...你是大夫..”

这人怎么跟个扭扭捏捏的小姑娘似的。

“嗯哼,这下信了吧!”

“....信了..”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士兵。还呼呲呼呲喘着气呢,就说:

“营长!!薛帅叫你去开个会!!”


他刚才还红着的脸现在立马就转为严肃。

“收到。”

这是你第一次好好的听他的声音,浑厚低沉而又充满活力。

像是拨开乌云迷雾终于见到了明媚灿烂的光芒。





评论

热度(21)

  1. GhostKs鬼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