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男神x你】剑三苍云分手复合梗

萧却:

  大家新年快乐呀,我悄咪咪来更一发






【苍云】


  过年了,听说他今年立了战功,军里特地批假让他回家过年,现在应该已经到家了吧。你披着狐裘站在落满了雪的庭院里,这么想着。


  随即摇摇头,不让自己思念他。你告诉自己要做的就是怎么在过年的时候经受住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问候,对于你这么大了为何还不成婚。其实他们都是知道缘由的,不过是个热闹气氛的话题罢了。


你和他自小就认识,是对门,每次过年都是两家人一起过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三岁时你们在一起了,一切都顺理成章,两方家长也甚是满意;然后他参军了,你们见面的机会突然变得很少,见面后也没什么话可聊;再然后...你们就分开了。今年十八,确实是早该成婚的年纪。


  对于两家人一起过除夕的传统,你倒是没有回避,只是尽量让自己表现正常。毕竟心里明白,躲得过这一次,难道要躲一辈子?


  饭桌上,你问他:今年过的怎么样,又添新伤了吧?他回答:恩。你又说:辛苦了,多吃点。他没有回答。


  这就是吃饭时你们之间唯一一次交流,相对于父母间热络地气氛,你们显得格格不入。


  “哎呀,在营里每天训练很累吧。”你的父亲显然是喝多了,开始问他一系列问题,他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的样子。


  突然,你父亲抛出了一个问题让四周的气氛静了静:“那在军营里有没有对上眼的小姑娘啊?我们家丫头可是有很多人上门求亲的,不过都被她拒绝了。如果你还...”话没说完,就被你的母亲拿手肘撞了一下。


  他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窘迫和不好意思,下意识抬头去看你。只见你慢吞吞地放下碗,说了句:“我出去透个气。”就迈出了大门。


  他想也不想就也放下碗,说了句:“我也出去透透气。”拿了你的狐裘,也走出了大门。


  你一出门才发现很冷,不由得缩了缩身子。不过并没有回去的打算,反而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冻着了怎么办。下一瞬,身体就被狐裘覆盖,挡住了寒风的侵袭。


  你笑着抬头看他:“就知道你会来,要不然我可要被冻死在家门口了。”他比你高出一个头还要多,长得很是俊俏,要不是现在皱着眉头,会更好看:“下次不许再这样跑出来了,很容易染上风寒的。”


  你从善如流地点点头,看着他身上的单衣,也敛去了笑意:“那你呢,你这样也很容易着凉。”


  他默了一下:“雁门关的雪比这还要冷三分。”你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咽了下去。把狐裘扯下来塞在他怀里。


他不懂你的意思,却知道你这样真的很容易生病。毕竟你从小就被他照顾,知道你身体也就一般般的水平。


  你转身要往外走,他抓住你的手腕。你却突然甩给他一句话,让他愣了愣:“我去过雁门关,去看你。”


  “什么时候?”


  你抿抿嘴:“今年六月吧。”


  他一听急了,六月份正值战乱末期,虽说大部分贼人都被歼灭,但不乏有流寇在路上或小镇里作怪:“那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怎么没来找我?”


  你沉默了,只是摇摇头。他一看更急,捏住你的下巴让你和他对视,你看到了他眼里不加掩饰的着急和心疼,一瞬间就红了眼睛。


  “我去找你了,但是你那个时候受了很重的伤,一直昏迷不醒。血染得整块布都是红的,流了好多...还有你脸色白的很,呼吸也很微弱...”你说着说着就哭起来,声音都是发着颤的,又说了很多当时的情景。


  他没有想到那个时候你也在,难怪醒来之后他们都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来是被你叮嘱过不能说。他慌乱地帮你抹掉眼泪,听着你抱怨他怎么不照顾好自己,还受那么重的伤,心里只觉得像揪起来一样疼。


  只能安慰你:“不疼,一点都不疼...你看我,现在不还好好的站在这儿么?没事了...”


  你哭了一会儿,渐渐停了下来:“总之,以后都要小心,尽量别再受伤了。”他快速点点头。


  “还有,我后悔了。我要亲自监督你。”他闻言疑惑地看你,你伸手搂住他:“我说,我要待在你身边,我们在一起吧。”


  他一瞬间喜不自胜,也紧紧回抱住你,又把你举起来转了几圈。你破涕为笑:“幼不幼稚啊你。”


  看来我不待在你身边看着你,完全不行呢。没办法,我就一直陪着你吧。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