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成精的猞猁和狼(12)

秋未归:

有生之年更新系列


叶洛枫有点醉了,扑在李殷陌怀里,问他道,“那是什么?”


“是天。”


纵然黑漆漆的,却也是无法企及的高度。


李殷陌想来这世上之事皆荒谬,譬如他早上为何没有看出叶洛枫中了药,又或者为什么有人会对他下这种东西?


人类是怎么看穿他妖的身份?


又是为什么要给他下这类连妖鬼都感到不耻的恶心玩意?


……大约有价值的东西总是令人趋之若鹜,就如同那酒馆里绑了妖来榨干他的血,拿他的命给别的妖喝去赚钱一样。


若非叶洛枫今日来了鬼市,大约已经在现世那边陷入了绝望的困境,他的妖身不受控制地显露出一大半。


还好那花神拿出一粒药,帮他压制下去稍许毒素,不然他就要当街出丑了。


他在fa情。


这并非是他愿意的,可他没有半点办法。


叶洛枫现在受着身心的双重煎熬,仍然沉浸在亲近之人居然会给他下药的不可思议当中,身体不受控制泛起的阵阵燥热让他有点恶心,收不回来的兽耳就不收了,放任它们耸立着,默默地抱膝盖坐在床边。


“你在浩气盟有朋友吗?”


“有,很多……”


“知道是谁做的?”


“知道……”


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他不就是个傻子了吗?


叶洛枫沉默了片刻,难受地捂着头埋入臂弯之中,闷闷地道,“我明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现在他的手已经举不起重剑,随便谁都能将他推倒,他已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人宰割,想想也知道后果会怎样。


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做错了,要被人这样对待?真的是他太容易轻信别人,太过愚蠢,所以别人都觉得他好骗,好欺负吗?


李殷陌先前看他替那花妖打抱不平还嘲笑他,说他多管闲事,天真的不行。


如今他做的事明显更加天真,吃的苦更活该,李殷陌却反倒什么嘲讽都出不了口了,只是安慰似的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


人总会改变的,从来不是一个“好”“坏”就能定论的,李殷陌虽然瞧不惯叶洛枫总是凑上去帮这帮那的多管闲事,却也不希望他成为自己这样冷漠的人。


说不清为什么,大抵是因为他们两个本就是不一样的,一个偏黑,一个偏白,却不是绝对的黑与白,与芸芸众生一样,沾染着各种各样别的色彩,杂然斑驳,但是仍能透出本质的颜色来,那大抵就是本心了。


李殷陌把叶洛枫冰凉的手牵过来,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他这个人身上的温度总是偏高,很快便将叶洛枫的手暖热了。


叶洛枫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凑过来,越来越近,滚动了下喉结,微微有些哽咽道,“……原来你也觉得我很蠢吗?”


按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任何人的靠近都是危险的,都该加以防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就没有把李殷陌列入黑名单里,进屋的时候放任他跟了进来。


大约是想跟他说说话吧?因为心里难受的厉害,实在无人可倾诉了,可是现在……


叶洛枫心底一片冰凉,他身后就抵着墙,无路可退了……


李殷陌突然道,“要摸摸吗?我的兽耳?”


他黑发间突然冒出一对耸立的狼耳,还会微微摇动,看的叶洛枫呆了,他轻笑道,“不摸吗?你以前说过摸了就给我揉你的,如今我已经摸了,本将军就勉为其难让你沾沾便宜好了,别的人别说摸了,看都别想看的。”


“你还傻坐着干什么?不摸我就收回去了。”


“我摸,我摸,别收……”


一直坐着的叶洛枫终于动了动,犹豫了下,还是试探着摸了上去。捏了捏,比自己的要硬些,但也是毛茸茸的,忍不住揉搓了两把。


白天那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天策就坐在他身旁,安静地给他摸自己不会轻易显露的兽耳,向他垂着头,目光落在他身上,同唇上挂着的笑容一样,温柔的难以言说。


叶洛枫瞧着他漆黑的眸子,忽然抱住他,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抱住抓紧了,伏在他肩膀上,呼吸急促而哽咽。


李殷陌知道叶洛枫要面子,也知道他现在身体难受极了,便任由他偷偷把泪水蹭在自己身上,假装不知道他在哭,静坐着抚着他的背,一动不动。


“我是不是不该总是多管闲事帮着别人?是不是应该提高警惕去防备周围的人?可是我真的不会做……”


“我可以来教你。”李殷陌说,“但是你也不要太过在意别人,你是你,他们是他们。纵然别的人心怀恶意针对你,你也没有必要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本心,人从来都不该因为善良而被当作软弱可欺,何况……”


“你做什么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你若担忧这样的事再发生,以后由我来护着你就是,绝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辱了去,你只需继续活你自己便好。”


“我认出你了。”叶洛枫道。


“嗯,认出便好。”李殷陌敲敲他的脑袋,抵着他的额头道,“莫忘了我可是说过的,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既然认定了你,便是要一辈子同你好的,你可别想跑。”


窗外的圆月渐渐隐去,李殷陌废力地睁开眼,为了保持不完全变回原形出了一身的冷汗,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披了层薄被,他看向叶洛枫,叶洛枫凑过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后半夜换我守着你,晚安。”


李殷陌掩去目光里那一点惊讶,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晚安……”


而后闭上了双眼,沉沉入睡。


区区一个普通人,居然能够弄到让妖发/情的药,看来路子不小啊,懂得还挺多。


李殷陌嗤笑一声,“就是不知道脑袋够不够硬,能不能够架得住我这一枪?”


他跟叶洛枫重返现世,并不急于回到各自的阵营,李殷陌本来也没把那里当成家,至于叶洛枫,或多或少受了那件事的影响,不管从前是如何想的,至少现在不太想回去。


叶洛枫对于人间的有些东西还比他熟,领着他去走,去玩,毕竟李殷陌常年待在军营里,确实不怎么有机会游玩。


他们寻了条小船,买下来自己去划,待到到了人少僻静之地,便用妖力让船顺着江水行驶,碰了暗礁前自然会转向,不用去管它。


李殷陌懒洋洋躺着,“你如今为何不防着我了?”


叶洛枫道,“因为没什么可防备的了。”


他坐在船边,腿上放着剑,手放在柔水里轻轻晃动,面色从容,眼带笑意,看的李殷陌愣了会儿,才嘟囔道,“你好似一夜之间,便脱胎换骨了,换了个人似的。”


“我以前如何?”


“倒也不黏糊,只是不够有气魄。”李殷陌总结,“咋咋呼呼的,不太经得住打击,有点脆弱。”


叶洛枫笑了笑,捧起一瓢水浇到他头顶上。


李殷陌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打了个喷嚏,揉揉湿漉漉的脸颊,“不过……还是以前可爱些……”


现在肚子里开始有墨了,心黑了。


上一章的秀秀呢?


被我吃了。嗝~

评论

热度(41)

  1. GhostKs秋未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