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Ks

我只是轉發文章 請支持及關注原作者

【剑三男你】假如你有一把情人伞

玉米地里紫玉米:

【剑三男你】假如你有一把情人伞







*年更选手

*小学生文笔

*不嫌弃的话请看下去

*梗来源于哆啦A梦,有一个道具叫情人伞,说是一把伞里只能待两个人,在伞下被撑伞的人会爱上撑伞的人,但是一离开伞就会回到原先的关系

*我这儿打算把情人伞改成只要是撑过一次的男女,对对方的好感胜于对方的无感,无感的人也会对另一个人有好感。

*道长ooc

*不知道纯阳天气符不符合设定,不适请关

*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


纯阳总是下着雪。

那人举步凌太虚,持剑冲阴阳的样子在雪漫不经心的刻画下显得有些模糊。

一身素衣更衬出他骨子里的清雅。

你的眼中满是他。

梯云一纵,身轻如燕,仗剑云游,气贯云野。

而他的眼中却似乎不曾出现过你一分一秒。

你收入耳中的,是他对师弟师妹们一字一句的温柔关怀。

你看在眼里的,是他对师弟师妹们一举一动的细心照料。

嫉妒。

这种感情像是布满了荆棘的藤蔓紧紧缠绕住你的心然后一寸又一寸地收紧直至鲜血把藤蔓染成深红,让你疼得几乎就要发狂。



“要怎么样,你的眼中才能有我?”








(二)

许是上天听到了你的声音,他托一个模样矮小身着斗笠的小人给予了你一把油纸伞。

浅蓝色为底有一只白鹤振翅于上的图案,如同如那人一般清雅。

小人说,你只需与那人共撑伞就能得到他片刻的青睐。

你便收下了它。

然而第二日至于纯阳时,纯阳的天,却反常的没有下雪。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你后来只得选择一个人在晴空万里的太极广场上撑伞。

他却因此注意到了你,眼神不变的温柔,里面终于印了你的身影。

他问你为何在晴空下撑伞。

你笑了笑,说,怕那日头晒伤了我罢。

但其实,纯阳的太阳并不晒,它如他一样,是让人舒服的温度。

他亦笑了笑,也再不多说什么,转身便去练剑。

晴空下的积雪有些化了,他离开的脚印却被雪刻画得格外清晰。













(三)


你不知看他练了多久的剑,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听到雨滴轻声敲打油纸伞的声音,你伸出手,雨很快便吻湿了它。

这纯阳,竟下起了雨。

你看见那人从容收剑,身边却未有伞。

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喊了一声:

“道长,天正落雨,不嫌弃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他笑了笑,弯起的眉眼比以往显得更加令人着迷。

“那贫道便谢过姑娘了。”

他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梅与松的香味从容而缓慢地走到你的伞下,然后自然而然地接过你手上的伞为你撑起。




伴着仙鹤一两声的啼鸣,踩着有些许化开的积雪,两人并肩行走的背影如同一幅精致而完美的画。



一直到他的房前,沉默无言。


“就送贫道到这儿吧。”他把伞递还予你,拿出袖中的手帕为你擦了擦肩上的雨珠。“不知贫道是否有幸知道姑娘芳名?”

你愣了愣,僵在原地听着和雨水一起打落的如鼓声般的心跳。

“你唤我姑娘便是。”

他也愣了愣,眼底闪烁过一丝失落,“那好,姑娘,天色已晚,回去可要多加小心。”












(四)



笠日再到太极广场时,你却不见他的身影。

你等着,一直到斜阳亲吻远山都没能等到他的出现。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你身边的,与那人穿着一样素雅的小男孩站在你身旁清了清嗓子问道“这位姑娘可是在等我师兄?”

你点点头。

“那姑娘便早些回家吧,师兄他身体抱恙今日不会来练剑了。”

说罢,他转身便要准备走。你立马叫住他:

“小道长请留步,他现在可方便见人?我能否去见见他?”

小男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嘴唇也抿到一起,似乎是露出了难色。

“师兄说了,谁也不见,姑娘还是早些回家吧。”

“……好。”













(五)


“小师哥,师兄他怎么了?”

一个纯阳练剑的女童叫住了正要走去何方的小童。

“昨日下雨,师兄不知为何湿了半边身子,我又因为旧疾身子骨疼得厉害,师兄因为要照顾我没来得及换衣裳所以感染了风寒。”

“依师兄的性子怎会忘记带伞?”

“嗯……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女童转眼便瞟到太极广场的某一角放着一把伞。

“小师哥!你瞧!那好像是师兄的伞!”

小童走近,把伞捡起来细细端详。

“这着实是师兄的伞……那为何……甚是奇怪。”











(六)


一日两日,你都不见他的身影,纯阳的雪,纯阳的风,乃至于纯阳的空气都刺骨地渗入你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叫嚣着想他。



你放弃了。你把自己置身于阵营或者副本,亦或者叫上一两个亲友团坐于茶馆谈天说地。



你觉得你忘记了那个让你倾心的道长,然而当你看到那把静卧在墙角的情人伞,心里还会有阵阵酸痛感,你才知道,你并未忘记。










(七)


又过了几日,思念他的感情快要把你的精神折磨得支离破碎。出门前,你望了望那把情人伞,终是没带上它便去了太极广场。

可幸,他在那里。

依然举步凌太虚,持剑冲阴阳。只是偶尔会因为一两下的咳嗽害得剑步不稳。

似乎觉察到了你的存在,他练剑的身姿慢了下来,直到最后停止,他的目光都落在你身上。

像是扬州三月的暖阳把你包裹。

他把剑背在身后,一步一步走向你。

你有些慌乱。

他开口,

“姑娘,几日未见,”

贫道甚是想念。

贫道苦等了你好几日。

姑娘去往何方了?

即使有千思万绪却终汇成一句,

“你过得可好?”

你咽下跳到喉咙的心脏,笑着回应,

“还算勉强。”

相思入骨刻心扉,又谈何好与不好。














(八)

远山的斜阳还没有落下,小雨便淅淅沥沥的降临纯阳。

你没有带伞,衣衫很快就被打湿。

这次是他邀你入伞。

“姑娘若是不嫌弃,随我入房换一套干衣物吧。”

他解下自己的斗篷披在你身上,又将伞向你那儿偏了偏。

“小女子谢过道长。”











(九)

临近屋外,你便看到一个抱着长剑倚在门槛上睡着的小童。仔细一看,是那日太极广场上的小道长。他的微毛微皱,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嗯……”

似乎是觉察到了动静,小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师兄……?”

他嗯了声算是回应,领着你便进入了屋内。

小童望向你俩的背影,小小的眉毛皱的更紧了,责备般的喊了声,

“师兄。”











(十)


你换完衣服就想走,他似乎是想挽留,却被小童又一声“师兄”阻止。

看着你离去的身影,他不禁微叹。

小童走到他面前,给了他一杯热茶,

“师兄,师弟愚钝,可否问问师兄修道之人的规定?”

“那自然是‘摒弃俗念’。”

“恕师弟愚昧,为何师兄不守规矩?”

小童以一种漫不禁心的方式把男子问得有些窘迫。

“……”

那自然是

钟意于她。












(十一)


你依然去太极广场看他练剑,风雨无阻。只是渐渐地,他对你的态度冰冷的像是陌生人。

那天他和小童的对话你因为落了镯子,想回去拿的时候其实是听到的。打扰他的生活也并非你的初心,你只是想要他眼中能出你的影子,哪怕只有一瞬间。

如今希望也已经达到,纵使入骨相思苦,你也甘之如饴。

你便下了决心再不去看望他。







(十二)


又是一年扬州三月天,你在桥头碰到了他。


依然是一身素衣白裳。


不变的清雅,只是没了那把纯阳的剑。


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普通的铁剑。


“姑娘,许久未见,贫道……不,我,甚是想念。”
















其实半年前就想写来着…然而年更选手hhhhh惭愧惭愧hhhh都忘记本来想写什么了。

祝食用愉快_(:з」∠)_

评论

热度(119)

  1. GhostKs东都狼嗷嗷 转载了此文字